我的异世界是游戏模式

第12章 经验条的作用


    第12章经验条的作用
    “我……”
    “林赛……”
    “是……的……”
    “名字……红月……教子……”
    “我的名字,是林赛。这里是,死亡学派的,教堂。我是,红月,女士,的教子。”
    林赛最初只是在照猫画虎,但模仿了几遍之后。
    他的书写能力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树枝的一端轻轻落在地上,肌肉和大脑却仿佛已经刻苦练习了一整天。
    一个个独立的文字,自然而然就被写了出来。
    林赛看了看自己的属性面板。
    【通用文字】后的经验猛涨几节,直接把黄色经验条顶满。
    而后经验条清空。
    在【通用文字】后面,多了一个【初学】的后缀。
    林赛感觉到某种奇妙的变化似乎已经发生。
    “呼——”
    他吸了口气,再拿起树枝,枝头和地面发出连续的沙沙声。
    这次的书写又与之前截然不同。
    尽管速度略显缓慢,但他已经不是在写一个个文字,而是一段流畅的句子,在林赛的书写下浮现出来:
    “我的名字是林赛。这里是死亡学派的教堂。我是红月女士的教子。”
    “……”
    林赛眨了眨眼,一把扔下树枝。
    他扭头飞快地跑进红月的房间,再度看向桌子上泛黄的卷宗。
    “我自愿前往,隐蔽……之地,边境的人们,需要,引导死者的,归……归宿!”
    林赛阅读卷宗上的文字结结巴巴的。
    但已经和之前看天书似的处境有了天壤之别!
    “我这就算学会了了?”
    林赛死死按住自己激动的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
    这种匪夷所思的学习速度令他有些眩晕!
    从生涩的笔触到缓慢地书写,从完全陌生到磕磕绊绊地阅读,他只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
    而且尤其夸张的是。
    卷宗上他刚念出来的这段话,还有些文字是完全没学过的。
    就如属性面板上的描述。
    【经验条】并非只是单纯的经验累积,而是经历、锻炼、功业所转化出的数据,拥有不设限的提升能力!
    在此等超凡技艺的帮助下。
    林赛只要练习得足够多,甚至能认出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文字!
    这不是简简单单一个‘技艺’能描述的。
    而是实实在在,由技艺升华出的,跳出常识范畴的超凡能力啊!
    林赛急不可耐地出去又练了几笔。
    这次他时刻盯着自己【通用文字】后的经验条,结果也在意料之中——随着【通用文字】的等级提升,经验条的增长速度也大大降低。
    但这并不是什么坏消息。
    因为即便速度降低,可经验条的增长依然能勉强分辨。
    只要林赛愿意去肝,今天就能把【通用文字】再提升一级!
    “这下就算再不济,也能做个语言学家了。”
    林赛一屁股坐在地上,傻乐了起来。
    与此同时。
    离开一会儿的红月,也迈着缓慢的步子从墓园回来。
    她手里正拿着那块给林赛治疗感冒的血石,而且颜色较之前更加鲜红。
    林赛若有所思。
    治疗疾病——颜色变淡。
    从墓园回来——颜色变红。
    这种变化过程已经说明了血石的运行原理。
    红月注意到林赛的目光,她一边朝地下室走去,同时顺路解释道:“血石的功效来自死亡的概念,刚刚有人下葬,我去提取了这一要素,这也是守墓人职责内的工作。”
    林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几分钟后,血石被重新放在地窖里锁好。
    红月回到地面,看到林赛在地上写了好几排的文字,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好像在奖励林赛的刻苦练习一样。
    红月接下来阐述了一则关于死亡学派的小知识:
    “我们学派有一件宝物,叫做【死戒】。它的制造过程,是从14位国王的棺材上拔出含有王者之死概念的钉子,然后辅以血石,最终熔炼成了一枚拥有治愈一切疾病能力的戒指。”
    小故事之后,便是对林赛的考较。
    红月缓缓蹲在林赛身边,擦掉地上的痕迹,伸手自己写了起来:
    “这个字是什么?”
    “我。”
    “这个呢?”
    “林赛。”
    “下面这个。”
    “红月。”
    “……”
    “你全部学会了?”
    一连几个问题,林赛全部答对,而且既准又快!
    红月的眼神有些惊讶。
    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什么,又归于平静,继而问出一个问题:
    “林赛,这是你的技艺吗?”
    林赛不敢隐瞒:
    “没错,我可以把经历、锻炼、功业,转化成自己在能力上的提升。”
    “相当了不起的力量。”红月很直白地夸奖了一句,然后又摇了摇头,“但如此一来,你便不能学习死亡学派的技艺了。”
    林赛有些好奇地问道:
    “一个觉醒者只能学习一种技艺?”
    红月又摇了摇头:
    “技艺就像一整条河流,觉醒者将自己的源质投入进去,与其密切结合,升华为河流中的一朵朵水花。你现在既然跳入这条河水,和她融为一体,那么除非将所有力量废除,再等上十年重新尝试觉醒,否则就不可能更换。”
    听到这里,林赛有些慌了。
    他刚刚加入了死亡学派,却无法学习这个学派的技艺,这实在有些儿戏了!
    红月看出了林赛的慌张,开口安慰道:
    “学派内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觉醒者。”
    “你只要明确自己的内心,什么技艺并无大碍。”
    “林赛,你自主觉醒的是生命源质,那我们今天就先从培养它的方法开始入门。”
    红月转移了话题,林赛自然也洗耳恭听。
    然后,红月用认真的语气说出了培养生命源质的办法:
    “从今天起,你要每日早睡早起,按时进餐,杜绝暴饮暴食,保证一定锻炼。”
    林赛继续听着,但接下来什么都没有了。
    红月的讲述结束了!
    “……”
    林赛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本以为会有个什么冥想法,或者呼吸法之类的东西。
    但谁知道红月口中说出来的,竟是这么一个方法!
    比起培养生命源质,这倒像个长寿秘方!
    林赛难免有些不敢置信:
    “这……只要这样就行了?”
    红月微微颔首,目光平静:
    “生命源质,是源质和你本身生命力的结合。”
    “所以在最初阶段,你想要培养这份力量,便需要好好培养自己的身体,度过健康的生活。”
    “而且不要觉得它简单,这是一份贵在坚持的修行。”
    朴实、而且很好理解的锻炼方法。
    只是这和林赛一开始的设想迥然不同,他难免有些哭笑不得。
    与此同时,红月从地上站起身来。
    她看着仍坐在地上的林赛,突然问了一句:
    “林赛,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何打算?”
    林赛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我想回自己的故乡,看看一切事情到底如何。”
    红月没有表示赞成或者反对这个目标,但语气亦严肃起来:
    “这是一条注定充满艰辛的旅程。”
    林赛眼神坚定,声音铿锵有力地说道:
    “那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克服这些困难!”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