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世界是游戏模式

第11章 两种源质


    第11章两种源质
    注视着两名卫兵从礼拜堂大门离开。
    林赛一时间有些搞不清状况。
    他抵达小镇,以及卧病在床的两天,接触过的人只有面前的修女。
    两名卫兵能明确地找上自己。
    显然是修女将他的信息告知了这里的领主。
    那么为何在卫兵找上门后,修女违背之前的选择,把林赛拦了下来?
    年迈的修女一眼就洞悉了林赛的困惑。
    她走到主祭台前,收起先前祷告用的文书,然后以不徐不疾的语速解释道:
    “安瑞是这座镇子的管理者,无论如何,你的存在需要让他知道。但一位年轻的觉醒者,应该有自己选择道路的权利,而非懵懂地被人带领上战争的道路。”
    战争的道路!
    林赛若有所思,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位领主先生,难道是一位热衷于战争的觉醒者?”
    修女摇了摇头:
    “他是一个骄傲的好人。”
    “但和所有战争学派的人一样,他更习惯用自己的武力来解决问题。”
    战争学派……
    只听到这个名字,林赛也能猜得到对方擅长什么。
    他见过的律法骑士,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典范。
    觉醒者由战争这种技艺出发,并锻炼升华出超凡能力,恐怕很容易变成修女所说的那样。
    林赛思考之际,修女突然向林赛自我介绍道:
    “孩子,我的名字是红月。”
    然后,年迈的修女罕见地犹豫了几秒。
    她的眼神仍然没有波动,但接下来对林赛的询问,却等了一会儿才开口:
    “你,愿意成为我的教子吗?”
    听到这句询问的下一秒,林赛便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叫林赛,我愿意成为您的教子!”
    “好,你以后仍叫我嬷嬷。”
    林赛的教母微笑着点了点头,浑浊的眼睛里也出现欣慰的色彩。
    不过她控制情绪的能力非常厉害。
    这一幕很快消失,修女也起身带着林赛往教堂后院走去。
    “林赛,跟我来。”
    林赛跟着修女来到后院。
    他们打开一间上锁的房门,后面通往教堂的地下。
    修女并没有立刻带林赛进去。
    她从隔壁拿来一根烛台,将其点燃后,又等待了片刻,才和林赛一同走下地下室。
    穿过一段并不算长的土制阶梯,会发现教堂地下隐藏着两个房间。
    左边一扇坚固的铁门被人用铁链锁死;
    右边则直接敞开,能看到里面和所有的地窖一样,存放着过冬的物资和食物。
    林赛好奇地问道:
    “嬷嬷,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需要我搬什么东西上去吗?”
    林赛的教母仍旧保持沉默。
    她走进右边,取出一枚金色的钥匙,打开了放在地窖角落的一个木头箱子。
    林赛探头看过去,箱子并没有装满,或者说空荡荡的。
    只有三颗坑坑洼洼的血色石头放在里面,不做说明的话,他可能会以为这是操作失误的磨脚石。
    “血石。”教母将颜色较浅的一枚拿出,放在林赛手上,“闭眼,仔细感受。”
    林赛听从指导。
    然后他便察觉到,一股特殊的源质,从血石里流入他的身体。
    林赛第一时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
    等教母将血石拿走。
    他查看自己的状态栏,才愕然发现红色的【疾病——感冒】字样,竟然已经消失了!
    再看教母手上的血石,那一抹红色也比之前暗淡几分。
    “咳,咳咳。”
    林赛习惯性地咳了两声,喉咙不痛不痒。
    他真的好了!
    “人们敬畏死亡,认为死亡有治愈疾病的能力,血石便是这种治愈能力的体现。”
    修女适时地做出解释。
    她将刚刚取出的血石拿着,重新锁住箱子,然后牵着林赛的手,返回地面。
    “但来自死亡的力量不能被滥用。”
    “除了在特殊场合与非他不可的必要时刻,血石应当被封存起来。”
    林赛很肯定,自己的感冒绝对不是什么必要时刻。
    那么唯一的解答只可能是前者了。
    “刚才是什么特殊场合吗?”
    林赛的教母用温和的语气解答道:
    “你成为了我的教子,加入了我的学派,这就是特殊场合。”
    这件事似乎让红月女士非常开心,她继续对林赛诠释起她们的教义:
    “我们敬畏死亡,并以此为学派的名称。”
    “你今后需要谨记此条,不可漠视与亵渎生命。”
    林赛认真点了点头,随后又提出自己的疑惑:
    “我加入学派不需要做什么仪式吗?而且为什么是学派,不是教派?”
    她的教母回答道:
    “敬畏在于内心,而非仪式。死亡更是如此。”
    “因为我们不信仰它,而是敬畏它,感受它,参悟它,所以便是学派,而非教派。普通人对死亡有信仰上的偏执,面对大众,学派便采取教会制传承。”
    短暂的交流之后,两人回到林赛休息的房间。
    教母再次让林赛坐在床上,两只苍老干枯的手掌,握住了林赛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右手。
    下一秒,教母的源质开始在林赛体内流动。
    她也是一位觉醒者。
    林赛对此倒不怎么惊讶,村民的态度,卫兵的态度,以及教母的学识,都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
    但他的教母却沉默了。
    未经他人允许,红月女士绝不会贸然探查他人的身体。
    所以此时第一次检查林赛的源质,她才发现面前的孩子有多么特殊。
    林赛体内,竟然有两种源质!
    “生命与意志……”
    教母回忆林赛自述的遭遇,很快就判断出真相:
    “收获日前夜,你自主觉醒了生命源质;收获日当天,那位行正者对你施加救援,触动了外力觉醒的规则,让你拥有了意志源质的特性。”
    两种源质难道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
    林赛知道这是自己作为觉醒者的根基,是重中之重,所以连忙发问:
    “嬷嬷,两种源质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教母的回答一如之前那样平淡如水:
    “正常情况下,觉醒者只会选择一种源质锻炼,分心他用会拖累进展,甚至造成两种源质彼此干扰。我会告诉你它们的锻炼方法,但选择哪一个需要你自己取舍。”
    提及此事,教母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林赛,你识字吗?”
    这种问题询问这个世界的普通人。
    对方只会理所应当地摇头。
    但林赛接受过另一个世界的教育,这时候便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我,我是农村的孩子,没受过教育。”
    教母也不多说什么。
    她站起身来,带着林赛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里和林赛的房子大小一致,但更有生活气息。
    桌子的烛台旁边放着纸笔,一条湿毛巾挂在水盆边的架子上,临墙的柜子中,还摆满了书籍和卷宗,上面不见一点灰尘,被打理得相当用心。
    教母从柜子上拿出一捆卷宗,解开绳索,在林赛面前打开:
    “从今往后,每天清晨,学习文字。”
    林赛凑过去一看。
    果然,满篇都是他看不懂的异世界文字。
    教母指着第一个字符,开口说道:
    “这是‘我’,你要记住它的写法,平时可以在院子的地上练习。你的名字是‘林赛’,应该这样写……”
    第一次的教学并不繁重。
    如此教导了几个字,确认林赛记住,可以自己练习巩固以后。
    教母暂时离开,说要去墓园办些事情。
    林赛便捡来一根树枝,老老实实在地上用树枝练字。
    他理所应当地认为,学习陌生的异世界文字,将困扰他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当林赛看到自己属性面板下。
    刚刚出现的【通用文字】后面,有一个增加了进度的黄色经验条时。
    他就知道,自己的外挂来了!
    【求收藏!求投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