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世界是游戏模式

第9章 绝对安全的地方


    第9章绝对安全的地方
    翌日,林赛再度醒来。
    他还在咳嗽。
    状态栏里红色的疾病符号没有消失。
    不过这间简陋的房子,却和昨日他醒来时不太一样。
    漆黑的木桌上,多了一个插上油脂蜡烛的烛台,正对着新塞进桌面下的木头椅子。另一头柜子上的灰尘被人擦拭干净,放有一块干面包、一碗水、几颗鲜红的水栒子。
    等等,身体好像有点重?
    林赛感觉身体发沉,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
    他低头一瞥,竟然是身上多了一张并不崭新,但足够温暖的毯子。
    睡着的时候,老妇人又给他加了一张毯子。
    以抵抗困扰林赛的疾病。
    “……”
    林赛从毯子里挪掖出来,愣了一会,肚子开始叫唤。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看到床尾有个放在地上的火盆。
    睡了一整天啥也没吃的感觉,很快就让林赛从床上爬起,拿过柜子上的干面包和清水。
    嘎吱——
    咬不动。
    林赛拿着面包看了看,不信邪地又咬了一口。
    嘎嘣——
    还是没咬动。
    “……”
    “原来这水是用来泡面包的!”
    林赛领悟过来,用水浸泡,总算吃下了第一口主食。
    这种坚硬的硬面包非常顶饱,用水泡过以后效果更是直接翻倍。
    林赛吃了一会儿,饥饿感就向他告别。
    接下来,目光自然落在鲜红的水栒子上。这是一种灌木的浆果,看上去有点像迷你化的苹果,可以入药。
    林赛不知道,一口咬下去。
    “呕——好酸!”
    酸涩感立刻填满了他的口腔,脸也挤成了苦瓜。
    在这股中药味的刺激下,他开始整理自己脑海中的思绪。
    自己已经在这儿躺了一整天。
    那位老妇人听了自己的故事,但凡有一点恶意,那么现在就吃不到这硬面包了。
    先是亚尔薇特,后是这位老妇人。
    林赛如此想道。
    如果属性面板上有幸运词条,那他的应该不错。
    又过了一会儿。
    随着食物的下肚,林赛也逐渐有了些体力。
    老妇人在他床头准备了衣裳,至于林赛原本的那件……
    安维尔村的大火中,它被熏得一团漆黑,雪地逃亡又被划得破破烂烂,说是一块抹布恐怕都要遭人嫌弃。
    但这是自己母亲给他的。
    没有这件衣服的保护,恐怕林赛已经在雪地里冻死了。
    林赛郑重地将这团黑漆漆的破布收好,换上老妇人准备的衣服,开门走到外面。
    “啊——”
    冬天的太阳立刻将阳光洒在林赛身上。
    即便在寒冷的空气里,也让人感觉暖洋洋的,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点亮。
    昨日的大雪已经停了。
    教堂内院的积雪被老妇人扫成一团,堆在光秃秃的园圃边上。
    林赛视线在周围环顾。
    一个二十多平米的内院,几间围住内院的矮屋,一个连接着院子的礼拜堂。
    这就是展现在林赛面前的一切,简陋而朴素。
    与此同时,礼拜堂那边传来声响。
    林赛没看到老妇人的身影,自然往礼拜堂走了过去。
    老妇人正站在礼拜堂内。
    在她的面前,一个打扮朴素的男人和老妇人对话,后面放着一口黄木棺材,还有正在小声啜泣的一男一女,三人站在礼拜堂中身体都有些前倾的势头。
    林赛仔细看着那个打扮朴素的男人。
    他和老妇人说话时,经常躲避对方的眼神,那不是心虚或者不耐烦的反应,而是尊敬和紧张的动作。
    老妇人很受镇子里的人敬重。
    看到这一幕,林赛不敢打扰,就在门口等待。
    他想到前天在外面看到的墓地。
    小教堂连着那里,眼前又停着棺材,这个教堂显然就是处理死亡业务的,而老妇人就是负责这一切的修女。
    这或许就是她收获敬畏的缘由。
    林赛分析着现状。
    不多时,年迈的修女和那个朴素的男人对话结束。
    黄木棺材被摆在礼拜堂中央,三人则离开教堂,返回镇上。
    年迈的修女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口中念叨着祈祷。
    等完成这个仪式,她右手在棺材周围敲了七下,双手合十,行注目礼。
    静静站立了一会儿。
    她这才往后院的长廊走来,看到等待她的林赛。
    “孩子,你还在发烧。”
    年迈的修女语气平稳,没有怜悯也没有责怪,一切皆如流水般平静无波。
    林赛则认真地回答道:
    “嬷嬷,我有些事情想和您谈谈。”
    年迈的修女没有拒绝,但却带着林赛离开了礼拜堂:
    “我们不能打扰死者的等待,先回屋子。”
    两人回到林赛休息的那间屋子。
    年迈的修女让林赛坐在床上,自己则坐在那把新添加的椅子上。
    浑浊漆黑的眼神往林赛身上一望。
    林赛便明白了对方让他先开口的意思,遂开口表明自己的想法:
    “如您所知道的那样,我正在被律法骑士通缉。这个身份会带来很多麻烦,您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肯定不能再在您这里长久地待下去。”
    “我只恳求您让我待上几天,等烧退了我就离开。”
    一直沉默的老修女突然开口:
    “孩子,这个世界和法之都所在的世界相隔遥远。”
    “我还想知道安维尔村在哪个方向……啊?”林赛本来还在描述自己想要返回家乡的想法,但老妇人的提醒却仿佛一道晴空霹雳,“这个世界?”
    “等等,这个世界,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
    突然出现的名词让林赛有些慌乱了。
    家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的父母是生是死,亚尔薇特又是否战胜了律法骑士。
    这些都是林赛心中绕不过去的问题。
    但面前年迈的修女是怎么说的?
    自己现在和法之都的疆域,甚至不在一个世界!
    如果林赛承自义务教育的理解能力没有问题,那这个玩笑可就有些过于夸张了。
    林赛的紧张并没有让年迈的修女动容。
    她以那种特有的,沉稳而缓慢的语调继续做出解答:
    “这个宇宙,由成千上万个世界组成。而你目前所在的,就是已知宇宙下最边缘的世界。”
    “……”
    林赛擦了擦脑门上,不知是紧张还是感冒流下来的汗。
    他尽可能冷静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您既然知道法之都,那就说明这些世界彼此之间是相互联通的?”
    年迈的修女继续陈述道:
    “每个世界的边缘两侧,都分别连接着最近的另一个世界,但这里已是尽头,所以只有一侧连接着返回宇宙中央的道路。”
    这时候,林赛又一次想起了亚尔薇特送他离开之前的那句话。
    ——绝对安全的地方。
    林赛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他压抑着心中的颤抖,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么通过这种连接,我也应该是可以回去的?”
    年迈的修女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的隔壁是名叫黑山的世界。”
    “一头可怕的龙兽占据了黑山,与它的眷属将这里与世隔绝,谁都回不去了。”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