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世界是游戏模式

第7章 雪中的老妇人


    第7章雪中的老妇人
    鹅毛大雪落下的森林中。
    林赛拔腿狂奔,而且频繁地在树木间左右穿梭。
    他前一秒还在一棵白桦树后,几秒后就闪到另一棵类似色木槭的树木前头。
    林赛选择如此费力的奔跑方式。
    目的自然是躲避身后射来的危险冰锥。
    如此做的效果,就是每隔十五秒左右。他便听到身旁的树木发出噗的一声,明显被冰锥扎了个凹口。
    但凡慢上一步。
    这个凹口就不会出现在树干,而是绽放在他林赛身上了!
    林赛看了看自己的面板。
    在体质属性下面,有一个意味着体力的黄条,消耗速度比慢跑时快了十倍不止!
    这一刻,林赛感谢人类先祖的努力,这才让他有了动物里出类拔萃的耐力。
    不然如此消耗下去,他早就没有力气奔跑了!
    几分钟后,林赛已经大概摸清楚状况。
    这只魔兽一开始速度比他快。
    最初的十几秒,一人一兽的距离从二十多米拉近到十米以内。
    但从这里开始。
    魔兽的速度下降,和林赛持平,甚至稍微还落后一些。
    然而林赛眉头紧皱,因为他没时间把微弱的优势一点点扩大,最后甩掉对方。
    体感上还不明确。
    但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状态栏上的耐力值竟掉下去三分之一!
    剩下的耐力根本无法保证他甩掉这只魔兽。
    被追上。
    一发冰锥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林赛可以把生命赌在自己的努力上,但却不可能交给一只未知魔兽的耐力!
    危则思变。
    生命的竞赛中,林赛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机。
    食物紧缺的冬天,兽类恐怕不会放弃自己这块肥肉。
    既然逃跑没办法解决问题,那么只能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来源了。
    林赛眼神立刻冷静下来,杀意浮现。
    这时候,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玩过的一款福尔摩斯题材的游戏,其中那位大侦探也遇到过相似的情形,被拿着枪的猎人在野外追逐。
    自己被发射冰锥的魔兽追赶,这不正是一个待遇吗?
    游戏是游戏。
    但其中有些经验也绝对好用。
    接下来的逃跑过程,林赛开始尽量避开灌木丛。
    因为这玩意儿会严重阻碍直立行走的人类,反而对四肢着地的魔兽影响较小。
    与之相反的是,如果遇到石头附近的小径,林赛便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这种地形他能用手掌借力。
    而且石头和树木,都是保护身体的最佳遮挡物。
    魔兽的冰锥没有将这些东西贯穿,然后再伤害林赛的能力。
    同时出于魔兽的谨慎天性。
    这只魔兽在拐角位置看不到林赛,还会谨慎地减慢速度。这就让转角后的林赛,有了短暂停下脚步的机会。
    不用太多,只要几秒。
    面板上象征体力的黄色长条就会增长一些,林赛也能继续维持他的逃亡。
    时间越长,他越有机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这样追逐了一段时间,后方的魔兽,意识到林赛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拐角等地也不再畏畏缩缩。
    它就好像一个高明的运动员。
    在最后时段开始加速冲刺,准备将眼前珍贵的冬季食物纳入口中。
    但可巧的是,林赛像是个高明的猎人!
    他的呼吸已经在追逐之间变得急促。
    但这份赌上性命的大胆计划,也终于在此刻得到回应。
    逃跑路径的前方,林赛看到一块斜着的大青石裸露于地表,白雪掩盖之下,附近全是青苔杂草。
    更巧的是!
    透过石头的倾斜角度,林赛看到在石头下方,生长了一丛茂密的灌木。
    大石头构成斜坡。
    杂草丛生的雪花苔藓,滑上去就是一路到底。
    两者组成天然陷阱,而下方的灌木就是林赛最后的求生希望。
    一瞬间,林赛就在脑海中组织好计划。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改变方向,直接冲到了大青石上。
    哧溜——
    果然,这石头滑极了。
    林赛一脚上去,下一秒就顺着巨石的角度落到下方,不过他早有准备,努力控制身体,所以只是被灌木丛划伤,没有性命之虞。
    来不及痛哭或者抱怨。
    他忍着疼痛,立刻动手,拼尽力气掰断一根够硬的灌木树枝,然后一端抵住地面,更尖锐的一端朝向斜坡上方。
    林赛紧紧握住树枝,让它的尖端方向受自己控制。
    此一搏决定生死!
    “嗷——”
    果然,自觉胜券在握的魔兽毫不犹豫地追了下来。
    被林赛一脚滑下来的地方,比一开始还滑,魔兽即便动作灵敏,但骤然出现的滑落下坠却无法停止。
    而后面对它的,就是一根锋利的木头尖端!
    扑哧——
    滑落下来的魔兽,立刻被林赛竖起的‘短矛’直接贯穿。
    不过坠落的余力未消,一人一兽下一秒就撞在一起,然后滚到灌木丛中。
    咔嚓!咔嚓!
    灌木丛里发出声响。
    数秒之后,最后魔兽的尸体被推到一旁,身体被灌木划伤的林赛爬了出来。
    “咳、咳咳!”
    林赛疲惫地咳了几声。
    过分的体力消耗让他的胸膛火辣辣得疼。
    但一股强烈的情感也在疼通中酝酿,使他有点想放声大笑。
    然而林赛没有这么做。
    他可不想因为笑声再惹来其他‘小动物’,所以这笑意变成狠狠一脚,将被他杀死的魔兽踹到一旁,露出灌木丛下的红色斑点。
    “云莓?”
    林赛认得这种野生浆果,可以食用,而且营养价值不错。
    本就疲惫不堪的林赛立刻抓了一把,酸酸甜甜的汁水便沾满了他的味蕾。
    “这算是干掉敌人的奖励吗,味道真不错。”
    林赛惨兮兮地坐在地上,享受了一番胜利的果实。
    随后也不敢继续耽搁。
    他快速从灌木丛里爬出来,拔掉身上的木刺,然后重新分辨方向,朝西方一瘸一拐地跑去。
    和魔兽的较量严重消耗了他的体力。
    如果不是一把浆果给了他力量,那么大雪覆盖之下,他甚至连拂去头上积雪的力气都没有。
    逐渐地,林赛体温开始无奈地降低,对时间的感知也有些麻木。
    林赛看了看自己数据面板上的体力条。
    黄色长条一涨一跌的节奏,仿佛就是他生命最后的脉搏。
    又不知道过去多久。
    终于,林赛看到了飘出炊烟的地方。
    那是一座干净整洁、面积不小的镇子!
    此刻在林赛的面板上。象征他的人形图案中,脚掌位置已经泛黄,并且标注上了冻伤的字样。
    但林赛已经不关心这个了。
    因为就在他面前,是小镇最外侧的一个墓园。
    他鼓足力气,来到墓园前一座小小的白色教堂面前。
    扑通一下坐在教堂门口,用尽力气敲响大门。
    哐哐哐——
    这个动作耗尽了他的力气。
    林赛缓了缓,等耐力条又涨上来一些,才继续喊道:
    “有人吗?救命啊!”
    “……”
    大门没有打开。
    但林赛听到教堂左边的墓园,传来嘎吱嘎吱的踩雪声。
    他心情激动,视线紧紧盯着那边。
    下一秒,在漫天飞雪之下。
    一个漆黑的身影,从一旁的青灰色的围墙后迈了出来。
    这是一位穿着深黑色修士服的老妇人,满是皱纹的脸上带有对林赛出现于此的困惑。厚厚的积雪把她肩膀染成白色,步履蹒跚的步伐甚至比林赛的微弱呼吸还慢。
    但这样并不影响老妇人走到林赛跟前。
    她从象征死亡的墓地走出,用漆黑而浑浊的眸子,盯着靠坐在门边的林赛。
    老妇人站在皑皑白雪和林赛之间。
    最后,她颤抖地打开教堂的木门,对林赛伸出干枯、但象征希望的援手。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感谢支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