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世界是游戏模式

第2章 无形牢笼


    第2章无形牢笼
    林赛愣住了。
    他自诩见过不少美丽少女,游戏里见得更多。
    但当这种绝美的姑娘,以直达心灵的目光,在现实里和他对视的时候,林赛还是难免被撼动。
    “我,是的,这是给你的晚餐。”
    “明天就是【收获日】,今天是欢庆的前夜,村子里也给你准备了吃的。”
    林赛的震撼不假,但心态有多一世为人带来的底子,调整得也快。
    他马上就恢复了沉稳:
    “还有,你好。”
    林赛走进磨坊,将手中的食物递给对方。
    与此同时,他也在打量这个拥有惊人美貌的少女。
    对方坐在磨坊的麻袋上,身上穿着一副亮银色的铠甲,但又不见该有的佩剑。林赛走进来的时候,少女单手托着脸庞,一脸微笑地看着他的动作。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谢谢。”
    林赛还在思索的时候,少女开口道谢,但却没有从地上站起。
    她动作轻快地接过食物,就在麻袋上坐着开始用餐。
    今天来到村子的律法骑士……
    村子里的客人……
    林赛联想到这两条信息,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你……就是那个律法骑士?”
    “……”
    “噗——”
    磨坊里的空气沉默了一秒,而后被少女的笑声所打破。
    “哈哈哈!”
    林赛的话仿佛问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金发少女捧腹大笑,随后剧烈的动作让她笑岔了气,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就噎住了。
    “咳!咳咳咳!”
    看到这一幕,林赛也知道自己搞错了。
    他赶忙上去帮少女拍了拍后背,结果摸到金属盔甲上,发出清脆的拍打声。
    “我只是猜错了你的身份,这个问题有那么好笑吗?”
    “不,不好意思。”金发少女从地上站起,对林赛摇头微笑道,“只是律法骑士这个词,套在我身上实在是有些突然了。”
    林赛继续不甘地说道:
    “你不是律法骑士,总该是和他一起来的吧?”
    这次少女倒是没有反驳,而是承认了林赛的猜想:
    “嗯,你这么说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孩子,你询问这个,应该不是单纯好奇我的身份吧?”
    少女的问题直达根本。
    而且说出后一句询问时,她的眼神变得极具侵略性。
    林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对方眼中那一抹对自己的好奇和探索欲,似乎变成了某种实质的空气,充满了磨坊内的空间。
    林赛认真想了想,还是没有撒谎,老实回答道:
    “我想知道成为觉醒者的办法。”
    “……”
    “我就说巴格特那家伙,怎么可能让一个毫无自卫能力的觉醒者靠近我,原来你是个自主觉醒的孩子啊。”
    麻烦了!
    只是一句回答,林赛就感觉到了危机。
    但就在他思考自己如何脱身的时候。
    “放心吧,我对你没有恶意。”
    金发少女没有威逼上来控制林赛。
    她反而大大方方地坐在地上,甚至还用手拍了拍地面,示意林赛过来一起坐下。
    随后,她坦诚地解释道:
    “简单来说,我是你口中那位律法骑士的犯人,现在正被他秘密押送,束缚在此。”
    林赛视野在周围一扫。
    磨坊里空空如也,少女身上也不见锁链一类的束缚,这叫哪门子的犯人?
    “束缚?犯人?”
    金发少女看出了林赛的疑惑,她直接用事实说话,伸手摸向一旁的墙壁。
    噼啪!
    一瞬间,金色的光芒在磨坊的墙壁上爆发,少女的手指也被光芒弹了回去。
    林赛被这神奇的一幕惊住:
    “这……这是什么?”
    少女毫不掩饰地解释道:
    “律法骑士的律法,也就是束缚我的东西。”
    林赛忍不住追问道:
    “你没有其他办法逃跑吗?”
    “有。”少女看了林赛一眼,目光有些调侃,“如果我把你这个小觉醒者摁倒在地,抽干你身上的源质,那逃走倒是没什么问题。”
    林赛这才想起刚才两人的对话。
    他猛地惊觉过来:
    “等等,你刚才说我是觉醒者,那是什么意思?”
    金发少女回答道:
    “就是字面意思,你已经觉醒了。”
    “哈?!”林赛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说法,“开什么玩笑,我是觉醒者,这怎么可能?”
    少女却言之凿凿地反问道:
    “仔细想想吧,今天就是感受源质,并自我觉醒的日子。你一定有什么还没注意到的特殊之处。”
    “这点我不可能看错!”
    林赛刚想开口反驳,但下一秒便哑口无言。
    因为就在今天,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世上无论有多少种奇妙的经历,这也绝对是排得上号的奇迹。
    “看吧,自己明白过来了。”
    林赛的沉默让少女开心极了。
    但她也没有嘲笑林赛的迟钝,反而紧接着劝导道:
    “不过,孩子,我也要提醒你。自我觉醒是一种相当珍贵的天赋,一定要好好把握才行。”
    林赛注意到少女话里的重点:
    “自我觉醒?”
    少女毫无保留地继续解释:
    “每十年一次,世间的源质会变得活跃,天赋优异的人便能在此刻觉醒。稍差一些的,可以在强者的帮助下感受源质,同样也能觉醒。”
    说到后半段时,少女反手指了指自己:
    “在很久以前,我就是那种天赋稍差,只能靠别人帮忙觉醒的。”
    少女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林赛的问题也因此产生改变:
    “我既然已经觉醒了,那为何没有任何特殊能力?村子里无论白林大师还是村长,明明都可以做到很多神奇的事情。”
    林赛的问题又逗笑了少女。
    她笑着捶了捶磨坊斑驳的墙壁,但下一秒就被金色光芒遏制。
    “啧!”
    少女恶狠狠地盯了一眼墙壁上的金色线条。
    然后转头继续解释:
    “和源质的沟通,只意味着你拥有施展技艺的能量。”
    “那些各个派别的奇妙能力,还需要每个人磨炼、培养自己的技艺,才能让它显化出真正的效果。”
    空有魔力、或者说能量条,但没学会过任何技能。
    林赛立刻用游戏玩家的角度,理解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新的问题随之而来:
    “那我该去哪儿学习技艺?”
    少女给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答案:
    “一旦成为觉醒者,你就有一生的时间去探究属于自己的技艺。或者也可以凭借自主觉醒的天赋,加入某个学派。相信我,这是很受欢迎的。总之,这不是什么问题……”
    话说到这里,少女忽然扬起眉毛。
    她看向村子的中央,对话内容也随之改变:
    “孩子,你该回去了。”
    “囚禁我的法之律条已经被触发了几次,巴格特肯定会过来查看。他的死心眼被律条扭曲得几乎丧失人性,你被看到会倒大霉的。”
    律法骑士确实不是自己该招惹的。
    林赛知道自己该走了。
    但和少女囚犯告别之前,他还有两个问题:
    “你刚才不是说可以控制我,然后抽取我的源质吗?为什么不这么做?”
    少女语气坦荡地回答道:
    “如果我在这里强夺走你身上的源质,然后逃走。那么律法骑士就会认为你这是在帮助逃犯,同时将这个村子打为反叛者的营地,并开始清剿叛逆。”
    “我即便要逃,也不可能以他人的安危作为代价!”
    林赛问出第二个问题:
    “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面对一个孩子,被囚禁者没有欺骗诱拐,甚至提出相当友善的建议。
    从整个交流的过程来看。
    林赛实在不觉得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犯人。
    “你问我犯了什么罪?”
    见面以来,少女第一次有些困扰地挠了挠脸颊,然后用右臂托住脑袋:
    “额……意图谋反,颠覆王朝?”
    “不过说句实在话,我真不觉得这是犯罪来着。”
    这时候,少女一手托腮,一手将食物托盘拽到面前,捡起一块儿面包塞进口中。
    也正是因为这个双臂打开的动作。
    林赛看到了少女胸前铠甲上的纹章,那是一个长剑、荆棘、法典交织在一起的图案。
    ——荆棘法剑。
    《少王行正记》中法之都的统治者,行正者之王的纹章。
    这个世界统治者的纹章,出现在一个犯人身上?
    而负责押送的人。
    还正是本该为此效力的律法骑士!
    林赛不想在这个明显是找死的问题上纠结。
    告别磨坊里的少女,他当即向村子里走去,心中一团乱麻。
    “觉醒者、律法骑士、谋反……”
    当林赛喃喃着返回村子中央时。
    赫然看到那麦秸扎起来,同时也是丰收象征的巨大麋鹿,此刻竟已倒在地上。
    一位骑士正踩着麋鹿的脑袋,神态不怒自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