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异世界是游戏模式

第1章 收获日


    第1章收获日
    林赛和他心爱的电脑桌永远告别之前的瞬间。
    他已经通宵达旦61个小时,嘴里念叨的是BOSS下一次快慢刀的出招节奏,他看着BOSS先是一击快刀劈过来,然后按格挡——
    游戏角色死了。
    林赛也死了。
    等他再一次睁眼,这份属于游戏玩家的记忆,觉醒在转世者林赛,一个异世界农民的孩子身上。
    “我……林赛……”
    “地球……”
    “安维尔村……”
    林赛眼神恍惚,脑袋发涨。
    他双手握拳,捏紧又松开,来回重复。
    两辈子的记忆在他脑海中混搅在一起,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让身边的一切恍如隔世。
    等到脑海中的漩涡平静下来,他才有时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林赛正坐在一个广场上。
    空气中传来雨后的湿气和田间的麦香。
    这里是安维尔村,法之都治下的农业村镇,位于禁林山脉下的雀麦平原。
    边境之地。
    一只麦秸编织而成的雄伟麋鹿矗立于此,高约五至六米,威武壮观。
    麋鹿下方,林赛和一群孩子围着一位长者。
    老人嗓音沙哑,但语气生动地讲着故事。那是来自法之都的古老传说——《少王行正记》。
    “旧王垂死,未来的行正者接过荆棘法剑的印记。彼时,肆虐战争的追随者正在城中屠杀无辜。少王决心已至,当是行动之际……”
    林赛眨了眨眼。
    面前的气氛显然不是什么普通日子。
    他仔细整理了一遍记忆,这才瞪大了眼睛,意识到自身所处环境的特殊。
    “今天是……收获日前夜!”
    他此刻生活的世界,拥有名为觉醒者的超凡存在。
    【收获日】这个节日庆祝粮食丰收,同时也是庆祝新生觉醒者的节日!
    但和粮食每年收获不同,觉醒者十年才有一批觉醒。
    “十年?!”
    情况好像有些不那么乐观。
    林赛身体里装着两世为人的灵魂,自然不想这辈子平平无奇地度过。
    但如果成为觉醒者,真的十年才有这一次机会。
    那自己不就只剩下明天一天时间了?
    而且一旦错过,下次觉醒就要等到十年之后!
    “十三岁和二十三岁起步,能一样吗?”
    林赛眉头紧锁。
    但偏偏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农村的孩子。
    仔细搜索记忆,这个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测试魔力属性,或者觉醒资格的传统戏码。
    “那么……觉醒者,或者说成为觉醒者的办法,应该不是普通人能轻易拿到的了。”
    林赛继续回忆,整理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首先。
    在安维尔村这个边境农村,只有两名觉醒者常驻。
    其中一位是负责管理村庄事务的村长,另一位是照看庄稼的白林大师。
    前者广受尊重,是安维尔村保护神一样的存在;
    后者则专职于农业,在最近连绵的阴雨天下,白林大师用自己的神奇技艺,一人护住整个平原的农田,保护即将收获的雀麦没有形成穗芽或腐烂。
    “或许可以从村长身上入手。”
    “如果没弄错,村长他很喜欢小孩子,而且为人温和……”
    林赛一边整理记忆,一边思考着觉醒者的事情。
    这时候,麋鹿下讲故事的长者稍作休息,和林赛坐在一起听故事的小伙伴开始嬉闹。
    “听说了吗?今天有个神秘的家伙进村,说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我知道,那是要去王都的律法骑士!”
    “王都的律法骑士——你说,我们要是也能成为律法骑士,那该有多威风啊……”
    “那怎么可能,别做梦了!”
    小伙伴们的讨论打断了林赛的思考。
    因为他注意到一个词——律法骑士。
    即便在安维尔村这样的边境之地,即便是生活被农活占据的农民,即便是这样的农民的孩子。
    也会知道一点。
    在统治这个世界的法之都,律法骑士是王的守护者,法律的践行者。
    恶人违法,那便斩人;恶龙作乱,那便屠龙!
    无论在传说故事还是现实。
    这都是觉醒者中最顶级的存在,如神话传说中英雄一样的人物。
    而这样一个人,现在竟然就在他们村子里!
    林赛难以避免地产生了一个想法。
    他有没有可能和这位律法骑士搭上线,然后也成为一名律法骑士。
    一个普通的农民儿子或许很难做到这一点。
    但靠着脑海中从地球带来的知识,林赛却不一定完全没有希望!
    按照林赛的记忆。
    这个世界虽然存在觉醒者这样的超凡力量。
    但民间的生产力,距离工业革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那么他上供蒸汽机的点子,或者穿越者的老手艺,肥皂、香水、盐糖酒?
    万一把技术交代出去,给自己带来危险又该怎么办?
    事情八竿子还没个着落,林赛就因为这些胡思乱想而纠结起来。
    但事实总比想的要来得突然。
    就在林赛为此而纠结,旁边的孩子等待长者继续讲故事的时候。
    村子里负责做节日饭菜的大妈走了过来。
    她看着在老者面前听故事的小孩,手插在腰间,笑着骂道:
    “你们这群臭小子,整天就知道在这玩闹!”
    “磨坊那边有位客人,你们谁去把吃的送过去?”
    听到这话,周围的孩子马上一窝蜂地跑了,有的跑去玩闹,有的跑去吃饭。
    林赛本来也想混着离开。
    但他之前整理记忆,坐得太久一下没动,双腿发麻,结果没站起来。
    “林赛?”
    “还是你乖!”
    “来,帮阿姨送过去。”
    “……”
    “我其实也……”
    林赛本想做些反抗。
    但在对方‘和善’的微笑注视下,这份给人送饭的苦力活,还是交到了他的头上。
    磨坊在村子北边。
    今晚是收获日前夜,彻夜欢庆将一直持续到午夜,安维尔村里热闹极了。
    木头和石头混搭的房子在村中鳞次栉比,家家户户门前挂着油灯,如一团团星火照亮村中道路。
    仔细看去。每家每户还修了排废水的小渠,人与人之间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林赛一路走去。
    很快就听到水车哗啦啦地发出声响,磨坊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
    “客人,哪有把客人安排在磨坊里的?”
    林赛嘀咕着推开磨坊门,然后……
    “啊?”
    月光柔和如绸缎,与村庄里熊熊燃烧的节日火光相互交织,而一位金发少女正靠坐在磨坊的墙角。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一对湖蓝色的眼睛看了过来。
    纤尘不染的洁白脸庞上,樱色的柔软唇瓣勾起初春暖阳般的笑容。一汪清澈见底的眼眸里,仿佛埋藏着世上最诚挚的感情,落在人身上犹如清晨的露珠降下,清凉里带着一份始终不变的坚定。
    “你好!”
    “真难得,是给我送晚餐来的吗?”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