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刀

第18章 夫君死了(求收藏求追读)


    李君轻又道:“当然,铜皮只是防御力,抗打击力更强,并不意味着可以挡住强弓劲弩,同阶武者手持长矛利刃,仍能将你刺伤。”
    陈棠点点头。
    修炼出铜皮,防御力固然增强,可九品武者的力量也很大,爆发出的杀伤力,自然不能跟普通人相比。
    别说是铜皮,便是真正的青铜甲,九品武者手持长矛,全力一刺,也有可能将其洞穿!
    陈棠仍有些疑惑。
    只是两个多月的时间,他便修炼到九品上了?
    除了山君虎乳,伏虎拳之外,一个月来,他吃的山参恐怕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还有山中客泡的山参猴儿酒。
    陈棠突然问道:“之前你说来三千雪岭采参,是什么样的参?”
    “地参。”
    李君轻道:“一般百年以下的山参,相对普通,被称为人参。而百年以上的山参,才被称为地参。”
    “年份越久,品级越高。我这次就是听说三千雪岭中,有人发现一株八百年的上品地参,才找了些猎户结伴进雪岭。没想到,他们已经被人收买。”
    对于山参这些说法,陈棠不懂。
    他直接从怀里摸出一株山参,递给过去问道:“你看看,这是什么参?”
    李君轻接过山参,上下左右仔细观察了下,脸色渐变,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这,这是极品地参啊!”
    李君轻的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
    陈棠问道:“极品地参是多少年的?”
    李君轻连忙说道:“九百年,只有超过九百年以上的地参,才被称作极品地参!”
    山参灵芝一类,都属于天地滋养孕育的灵物,大多存活不到这么久,就被人采集或是被飞禽异兽所食。
    年份久远的山参灵芝周围,甚至有可能存在强大的异兽守护!
    所以,山参年份越久越是珍贵,其中蕴含的药力灵韵也越足。
    “之前让我吃白瞎了啊。”
    陈棠嘀咕一声。
    在雪山上,他几乎拿这玩意当黄瓜吃,每天都来一口……
    后来,有山参猴儿酒,才没有继续啃,他便随手将一株地参放在怀中。
    对了,山中客说猴儿酒里泡的那株山参,比极品地参还好!
    陈棠心中一动,问道:“比这极品地参还好的莫非叫天参?”
    李君轻道:“千年以上的山参,才被称作天参。一千年啊,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属于无价之宝了,寻常人哪里能遇得到。”
    陈棠点点头。
    山君虎乳,极品地参,加上天参猴儿酒这些大补之物,再配合伏虎拳的修炼,他能达到‘铜皮’层次,也在情理之中。
    李君轻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手中的极品地参上,如获至宝,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渴求。
    陈棠问道:“你要这地参做什么,还冒险跑到三千雪岭来?”
    听闻此言,李君轻眼神一黯,低声道:“家父身体有恙,多年未愈,我听闻极品地参能滋养身体,便想着给他采一株回来。”
    陈棠微微动容,大手一挥,道:“既如此,这株地参你拿去便是。”
    为父治病,不惜以身涉险,也是难得。
    更何况,他已经有天参猴儿酒这种更好的药酒,这株地参,他倒是不需要了。
    “真的吗?”
    李君轻娇躯轻颤,抬起头来,神色激动,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颤声说道:“你真的肯将这株极品地参送给我吗?我,我,不行,我不能要……”
    李君轻心神激荡,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连连摇头道:“这株地参太贵重了,最少也要几千两银子,甚至上万两都有可能。可我,我没有那么多钱……”
    陈棠吓了一跳。
    这玩意值一万两银子?
    陈棠一伸手,又将极品地参拿回来,道:“那确实是太贵重了,不能送你。”
    李君轻:“……”
    刚刚白激动了。
    李君轻被陈棠这一下,搞得差点哭出来。
    得而复失,一阵巨大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可随后,李君轻转念一想,如此贵重的东西,她本就不该有贪图之心。
    换做是她,也绝不可能将几千上万两银子随便送人。
    更何况,两人还只是萍水相逢。
    “李君轻啊李君轻,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能奢求太多,应该好好报答人家的是你才对。”
    李君轻心中暗道,逐渐冷静下来。
    虽然这样想,可毕竟还是舍不得,直到陈棠将那株极品地参重新揣进怀里,她才收回目光。
    李君轻那恋恋不舍的小眼神,陈棠也注意到了。
    他只是心中暗笑,故作不知。
    陈棠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问道:“天快黑了,你还能走吗?”
    其实,李君轻脚踝痛的厉害。
    但她还是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在陈棠的注视下,李君轻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剧痛,摇晃着站起身来。
    陈棠轻叹一口气。
    也不知这姑娘经历过什么,性子竟这般坚韧要强,哪怕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肯开口求人。
    陈棠摇摇头,从旁边折下一截树枝,削去周围的树杈,递给李君轻当拐杖。
    “多谢陈兄。”
    李君轻道一声谢,便一瘸一拐的跟在陈棠身后,朝着山下行去。
    “看你装扮,该是成婚了吧?”
    在路上,陈棠心中好奇,问道。
    两人经过方才一劫,相互之间没了距离,便随意的闲聊起来。
    在古代,女子十几岁就成婚极为常见。
    “嗯。”
    李君轻点头,应了一声。
    陈棠听着她语气不大对,情绪低沉,便回头看了一眼。
    李君轻微微垂首,避开陈棠的目光,似乎有难言之隐。
    “她这夫君也不怎么样,居然让她自己跑到三千雪岭这种凶险之地,还差点丧命。”
    陈棠心中暗道。
    当然,这种话他只是心里想想,说出口就变了味道,有挑拨之嫌。
    “你家住哪?”
    陈棠问道:“到时候我让人通知一下,就不送你回去了,免得引起误会。”
    “那倒没什么。”
    李君轻突然说道:“我夫君早就死了。”
    陈棠微微一怔,暗自摇头。
    正是风姿绰约,花信年华,却守了寡,实在可怜。
    这世道不比前世,倘若寡妇再嫁,会承受巨大的压力,免不了会招来诸多非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