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刀

第17章 铜皮


    此刻,李君轻方才如梦初醒,明白过来。
    这个人的实力,还在博颜之上。
    哪怕赤手空拳,也能将其搏杀!
    自己刚刚的举动,倒是显得有些多余了,还白挨一刀,痛的厉害。
    李君轻看着手臂仍在流血的伤口,暗自皱眉。
    她想包扎一下伤口来止血,但单手实在不便。
    刚刚经历一番大战,她脚踝肿的厉害,也没什么力气,虚弱得很。
    陈棠在博颜的尸体上翻找起来。
    李君轻看了一眼,心中轻叹。
    她想找陈棠帮一帮忙,可毕竟男女有别,授受不亲。
    自己的伤口在肩膀上,若是让人过来包扎,两人必定离得极近,她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这人似乎也没有留意此事。
    唉,算了。
    就在此时,只见陈棠在博颜身上摸索半天,摸出几个小瓶,来到李君轻身前,递过去问道:“你看看,哪个是金疮药?”
    李君轻微微一怔,但还是指向其中一个小绿瓶。
    陈棠拔下瓶塞,凑到鼻下闻了下,又递给李君轻,问道:“你再看看,别搞错了。”
    “没错。”
    李君轻连忙点点头。
    原来他刚刚是在找金疮药,还以为他扔下我不管了……
    陈棠见李君轻如此肯定,二话不说,上前轻轻拨开她伤口处两侧的棉衣,将金疮药洒在上面。
    伤口处传来一阵剧痛,李君轻手臂微微一颤,握紧拳头,咬着嘴唇不吭声。
    陈棠道:“没事,疼就喊几声,这又没旁人。”
    李君轻听他说的有趣,刚想笑,却又忍住,只是轻嗯一声。
    伤口处很快泛起一丝凉意,疼痛感也缓解许多。
    陈棠又从博颜身上撕下一块破布条,绕着李君轻的手臂伤口,包扎起来。
    两人距离太近了。
    李君轻甚至能嗅到陈棠身上传来的气息,像是淡淡的奶香,很好闻。
    她偷偷看了陈棠一眼,脸颊微红,又低下头来。
    其实,这个距离之下,闻着李君轻身上淡淡的幽香,陈棠也不免多看她几眼。
    李君轻样貌极美,肌肤白得透亮,虽是绾成圆形发髻,作妇人打扮,但其实看着也就二十出头。
    没有少女的青涩,反而多了一丝妇人成熟的韵味。
    陈棠的心跳,也不禁快了几分。
    好在没过多久,三两下就包扎好了。
    两人都轻舒一口气。
    “大功告成。”
    陈棠起身,拍拍手,望着自己的成就点头微笑,很是满意。
    不赖,又学会一项技能。
    李君轻侧头看了一眼伤口,顿时哭笑不得。
    那里别说打个什么蝴蝶结,连整齐都算不上,换个人,怕是闭眼来都比他包扎的好,怎一个丑字了得。
    陈棠转头继续摸尸。
    李君轻努力抬起手臂,拱手道:“陈兄,多谢仗义出手,今日救命之恩……”
    还没等她说完,陈棠便摆手道:“不用谢,跟你没关系。这帮人要杀我,我这叫正当防卫。”
    李君轻没听过‘正当防卫’这个词,但她大概明白陈棠的意思。
    方才,她仍有一丝疑虑。
    毕竟这个人突然出现,来历神秘,偏偏武功不俗。
    她担心陈棠可能是想故意接近她,取得她的信任,另有图谋。
    直到此刻,她心中对陈棠最后的一丝怀疑,才烟消云散。
    明明是她的救命恩人,却毫不在意,甚至直接说出,跟她没关系这种话来。
    这人性情豪爽,一身草莽气,自称山野村夫,也不知究竟是什么人。
    李君轻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好奇。
    “陈兄,咱们这一路行来,怎么一只野兽都没遇到?”
    李君轻突然想到这件事,心生疑惑。
    按理来说,三千雪岭野兽横行,过了这么久,不应该一只都看不到。
    陈棠闷头继续摸尸,好似没听到。
    “他怎么又不理人了,我哪里说错话了?”
    李君轻有些苦恼。
    其实,倒不怪她多想。
    只是,这事陈棠说不出口,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这段时间,他和雪团儿在三千雪岭四处找野兽搏斗,大多野兽看见他,早就跑了,哪还敢上前。
    而且,他喝了两个月的山君牌虎乳,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息。
    有不开眼的野兽凑过来,闻到这种气味,也早就吓跑了。
    这就是血脉压制。
    真要解释到最后,他还没断奶的事,怕是都要抖落出来……
    陈棠摸索片刻,才从博颜裤裆的兜里摸出一本皱巴巴的秘籍,道:“藏得够深啊,幸亏是遇到了我!”
    陈棠忍着恶心,翻开秘籍。
    这本书籍很薄,前面十几页,记录的是一些基础刀法,如劈,斩,扎,挂,撩,抹,点,缠。
    秘籍后半部分,记录的便是快刀十三式!
    不赖。
    山中客没传他刀法,这不自己送上门来了。
    陈棠将这本秘籍放在雪地里狠狠搓了几下,去了去味,才揣进怀中。
    “此人是九品下,使得一手快刀,在武安郡附近流窜,倒也有些名声。”
    李君轻的声音传来。
    “九品下?”
    陈棠心中一动,问道:“难不成九品还分上下?”
    对于武道品级之事,他了解不多,山中客也没说,难得遇到个明白人,正好问个清楚。
    李君轻点头,道:“入品的其中一个标志,便是能拉开三石的力弓。”
    “一旦入品,便是九品下,若是继续修炼,能达到拉开四石力弓,便是九品上。”
    原来如此。
    陈棠追问道:“五石力弓呢?”
    李君轻道:“达到九品上,只是修炼脱胎外功,已经很难增长气力。”
    “想要提升修为,增长劲力,便要修炼锻骨的功法,而八品换骨的标志之一,便是拉开五石弓。”
    停顿片刻,李君轻道:“我看陈兄的出手,力量十足,应该有九品上,难道陈兄未曾去过武安郡定品吗?”
    “啊?”
    陈棠微微一怔。
    我有九品上了?
    山中客咋说我还差一些呢?
    这两人的说法有些出入,谁的靠谱?
    “我确实没去过武安郡定品。”
    陈棠沉吟道:“你刚刚说拉开三石弓,只是入九品其中一个标志,其他标志是什么?”
    “练皮如甲。”
    李君轻道:“脱胎境修炼到最后,力量会从肌肉渗透到皮肤,退去一层死皮,新生出来的肌肤,会变得比之前坚韧,抗打击力大大增加。”
    “这新生的肌肤,便如同士兵身上的皮甲。以刀锋轻轻划过,留痕不见血,便达到练皮如甲的层次。”
    陈棠听得越发疑惑。
    如此说来,一个月前,他第二次上雪山的时候,似乎就已经达到练皮如甲。
    李君轻盯着陈棠的手掌看了一会,凝声道:“若是我没看错,陈兄可能已经修炼到‘铜皮’的层次!”
    “铜皮,怎么说?”
    陈棠问道。
    李君轻解释道:“普通士兵穿的大多都是牛皮制成的甲胄,好一些的甲胄,以犀牛皮制作。而更高层次的将士,便能身披青铜战甲,防御力大增!”
    “只有天赋异禀,从小便开始修炼上乘外功,无数天材地宝打熬肉身,才有可能将练皮如甲的层次,提升到‘铜甲’级别,也就是铜皮。”
    “修炼到这个层次,一旦运力,肌肤表面会浮现出淡淡的古铜色,刀锋过处,不留痕迹。”
    据她所知,整个武安郡和附近大大小小的县城,即便是九品上,也没有几个修炼出铜皮。
    她有三位哥哥,都是从小习武,可只有三哥在九品时候,达到过‘铜皮’层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