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刀

第3章 刀


    县府衙门外。
    “陈大安在狱里病死了,你来得正好,赶快把尸体弄走,看着碍眼。”
    两位衙役满脸嫌弃,扔下尸体,转身便进了衙门。
    陈棠望着身前那具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尸体,面沉似水,皱眉不语。
    没什么解释。
    也没给询问的机会。
    人死了,收尸吧,就这样。
    只要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陈大安生前遭遇过一番非人折磨,不可能是病死的。
    陈棠穿越而来,这是与陈大安第一次见面。
    没想到,却是这种方式。
    要说他对陈大安有多深的感情,倒也不至于。
    可就算没有重生在陈棠身上,只是置身事外,看到这一幕,也很难保持平静。
    陈棠却很平静。
    至少,表面看起来如此。
    静立良久,陈棠抿抿嘴,俯身抱起陈大安的尸体,将其放在背上,朝着家里行去。
    穿越之后,他一直在雪山上修炼。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周围的寒意!
    陈氏父子两条人命,就这样没了。
    没有人在乎,也没地方讲理,更不会有人给他们一个公道。
    就像是两只蝼蚁,被人随意踩死。
    常泽县上的行人看到背着一具尸体的陈棠,都大皱眉头,远远躲开,唯恐避之不及。
    陈棠终于明白山中客那句话的含义。
    “老孙头,这个月该交例钱了!”
    “柴爷,例钱怎么又涨了?”
    “别他妈墨迹,让你交多少就交多少,没我们恶狼帮保护,你这铁匠铺子早被人砸烂了!”
    不远处的铁匠铺,几位恶狼帮的帮众正在附近收钱。
    常泽县盘踞着两个帮会,其一便是黑水帮的设立在这里的分舵,其二便是本地的恶狼帮。
    两大帮会各自称霸一方,心照不宣,互不侵犯,还算太平。
    黑水帮与各大郡县的官府都有生意往来,恶狼帮大部分收入,靠收取附近商户的例钱。
    其实就是保护费,若是不缴纳,这群人就会上门来找麻烦。
    两个帮会与常泽县衙门都有利益往来,官府的人自然睁只眼闭只眼。
    对于做点小生意的商户来说,除了苛捐杂税,还要应付这些黑道帮会,自然是苦不堪言。
    “这个月没什么生意,手里就这点余钱,还望柴爷通融一下……”
    那位老孙头双手捧着两百文铜钱,满脸堆笑。
    “去你妈的,这点钱就想打发老子?”
    柴爷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在老孙头的脸上,破口大骂。
    他抡起手臂,正要接着打,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陈棠,不禁大皱眉头。
    “草,出门见尸!”
    柴爷骂了一句,一把夺过老孙头手里铜钱,塞进怀里,挥手道:“走,咱们躲开点,别沾上晦气!”
    “小崽子,快点滚!再让我撞见,我他妈弄死你!”
    柴爷临走瞪了陈棠一眼,骂骂咧咧,带着几位恶狼帮小弟快步离去。
    陈棠面无表情。
    他现在没心思搭理这路货色。
    “陈棠。”
    铁匠铺的老孙头冲着陈棠招招手,唤了一声。
    陈棠脚步顿住,略有迟疑,还是背着陈大安走向铁匠铺。
    陈大安生前与这位老孙头有些往来,那两张弓和弓箭,都是在这里打造的。
    “陈棠,刚刚多谢你了。”
    老孙头一侧脸颊红肿,笑容苦涩。
    陈棠摇摇头。
    他也没帮什么。
    “陈兄弟他……”
    老孙头看向陈大安的尸体,欲言又止,叹息一声。
    陈棠沉默。
    片刻之后,他问道:“孙伯伯,还有事吗?”
    “有,有。”
    老孙头似乎想到什么,转身回铺子里,很快便拎着一柄漆黑的带鞘长刀走了出来。
    “这是……”
    陈棠皱眉。
    老孙头道:“你出事之后,陈兄弟在我这留了点银子,让我打造一口好刀。”
    “他说在你小时候,曾问过你,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说要当一个行侠仗义的刀客,闯荡江湖。他一直记着这事,就是家里穷,以前总舍不得。”
    “陈兄弟说,从小到大,他都没给你买过什么礼物。等你这次伤愈回来,这柄刀就送给你,给你个惊喜。”
    陈棠听完,沉默许久,才将陈大安轻轻放下来,靠在铁匠铺前,伸手接过那柄长刀。
    他只是穿越来的,与陈大安从未生活过,谈不上什么感情。
    他怕麻烦。
    甚至下山前,想到要与陈大安见面,演出父子情深的戏码,他都觉得麻烦。
    陈棠也不喜欢这种血海深仇的压力。
    可不知为何,看着手中的刀,他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有些难受。
    刀打好了,人却不在了。
    陈大安终究没能亲手将这柄刀交给陈棠。
    两人这一世的父子缘分,就这样尽了。
    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陈兄弟那天来,跟我聊了许多。”
    老孙头继续说道:“你出事之后,常被这的人嘲笑,说你是伏虎什么的……陈兄弟提起此事,脸上却满是骄傲。”
    “他说你是个好孩子,是个血性男儿,若能撑过去,将来必定是个名扬天下的刀客。”
    陈棠低垂着头,望着靠在铁匠铺前的陈大安,胸口似有一股无名气,无处宣泄。
    “孩子,我知道你心里不甘。”
    老孙头拍拍陈棠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道:“可你得想想,咱们就是普通人家,遇到这种事,确实没什么法子。这人呐,都是命,赶上了只能认。”
    普通人就该认命吗?
    仓啷!
    陈棠突然抽出长刀。
    刀刃流畅锋利,刀身明晃照人,确实是口好刀。
    刀身光滑,没有任何图案花纹,但在刀身末端却刻着两行小字。
    “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陈棠轻声道出。
    老孙头道:“这是陈兄弟让我刻上去的,说是常听你祖父提起,一并送给你。”
    陈棠还刀入鞘,闭上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怕麻烦。
    但他更怕良心不安。
    因为陈大安,他才有机会在雪山上练武,伤愈归来。
    既然来到这个世间,以陈棠的身份重活一世,前身的这些恩怨情仇,他就得接下来。
    这便是江湖。
    片刻之后,当陈棠再睁眼时,神色已恢复平静,古井无波。
    重活一世,他不想认命。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江湖人只认刀,不认命!
    “孙伯伯,我爹无缘无故怎会伤了官府的人,到底伤了谁?”陈棠问道。
    “这事不怪你爹。”
    老孙头道:“听说是那崔勇……”
    话没说完,老孙头目光一撇,看到远处正有几位白役刚喝了酒,晃晃悠悠的朝这边走来。
    老孙头心头一紧,闭口不言,讪讪的笑道:“我也是听人家胡说的,做不得准,你快走吧。”
    “有劳了。”
    陈棠没有继续追问,道一声谢,将刀挎在腰间,再次背起陈大安的尸体,朝着家中行去。
    老孙头看着陈棠后来已经恢复平静,倒也没有多想,放下心来,暗道:“经此一劫,陈棠这孩子倒是沉稳许多。”
    陈棠将陈大安的尸体暂时搁置在家中,如今才过正月,天气寒冷,尸体放在外面倒不会腐烂。
    老孙头透露出来的信息,与他之前猜测的相差不多。
    想知道陈大安与官府之间具体发生什么,崔勇是其中关键人物。
    崔勇,附近数十户都在他的管辖之下。
    谁家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就算没有老孙头的消息,陈棠也会第一个找上他!
    陈棠没有立即动手。
    这些天来,他昼伏夜行,暗中观察崔勇的行迹习惯,记下常泽县衙役夜晚巡查的时间、地点和规律。
    崔勇身边还有两个白役,经常一起出入。
    陈棠很有耐心。
    夜深人静,朔风刺骨。
    他静坐在院中,一遍遍擦拭着手中长刀,脑海中不断推演接下来的行动,推敲细节,想好可能发生的变数和应对之法。
    他在等一个时机。
    夜色更浓,彤云密布。
    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缓缓飘落在冰冷的刀身上。
    下雪了。
    而且越下越密。
    风也越来越急。
    这雪下得正好。
    风雪不但能遮蔽视线,也能掩盖所有痕迹。
    陈棠起身,收刀入鞘,出门而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