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成圣,但是理科生

第二十章 新的可能性,以及谎言


    许开抓住最后一只魔族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
    遍地散落的是其他魔族的各种残肢与血液。遍地湛蓝,竟无一丝鲜红。
    “咕……咕……呜……”被掐住脖颈的魔族说不出话来,只有额头暴起的青筋以及眼神暴露了他此时的惊怒与一丝恐惧。
    许开将这最后一只魔族的头拧了下来,随后将身子丢弃在一边,与周围散落的魔族尸体混在一旁。他将这最后的头颅放在摩衍的头上,而此前摩衍的头上已经顶了十三只头颅了。
    摩衍俯跪在地,瑟瑟发抖,却又极力控制身体,不敢让叠在自己头上的头颅落下来,反而努力地去维持平衡。
    “说实话,我对于夺去魔族的生命没什么实感……或许这和你们魔族是冷血动物有关。”
    许开浑身被湛蓝的血液沁透,但他却未感受到魔族血液的温度,只有几近刺骨的寒意。而斩杀这些长相与人族相近的生命,许开没有感受到剥夺生命的实感,反而更接近杀鸡时的感受。
    许开蹲下,却依然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他问摩衍:“说吧,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摩衍再度磕头,再也顾不得魔族的头颅散落一地,砰砰砰的声响回荡在山顶之上,但此次她竟是不发一言。
    而此时,红光再度闪烁,许开回头一看,竟是披着蛟龙皮遍体鳞伤的黄图。
    黄图一到山顶,直接躺在地上。前一两层还好说,再后面他面对的都是真正的魔族精英。若非有蛟龙皮护体,他怕是早就死去。
    饶是如此,最后一层时他也是仗着蛟龙皮之利与对方以伤换伤,直到对方体力不支再发动决定性的攻击。
    便在黄图登顶时,天空红光闪烁,十六道光柱从天而降,十六株大药准确地落在十六人手上。
    包括那些被许开砍断的魔族的手。
    许开将那些无主大药捡起,然后询问黄图这是何大药。黄图摇摇头,并不认识。只能从其澎湃的气息看出这些是难得的大药,比先前所得的生血研骨草都要珍贵许多。
    “你怎么这么慢,我都把通过试炼的其他魔族都杀了个遍你才上来。”
    黄图翻了翻白眼:“行了,现在我算是相信你说的你有半圣之姿了……先让我休息会。”
    许开指向仍在磕头的摩衍:“你觉得如何处理她?”
    黄图艰难地撑起上半身:“你且说,最后试炼是什么?”
    “每一次的最后试炼都不相同……而且您杀死了其他通过试炼者,这最后试炼已经无法开启了。”摩衍停止磕头,抬起头颤声回答。
    “最后试炼结束了就可以出去了?”
    “并不……最后试炼结束后所有人都会被传送至第一试炼的区域,但那时各区域之间的障壁都会消失,变得互通,且会出现很多难得的机缘。虽然不及第二试炼和最后试炼的奖励,也是难得的机缘。所以在最后第一区域竞争时间结束后才会回去。”
    “那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不知道。此前从未出现过通过第二试炼的人全部被杀的情况。”
    许开忽然直接一把抓起摩衍,冷彻地说道:“你到底要欺骗我们到何时?”
    “啊?我不敢欺瞒二位啊!不敢,不敢啊!”
    “你第一次说谎,是在说我二人掌握了你的生命的时候。”许开平静说道,“我二人皆不过是童生,而你是明心境的魔族,在此境界你纵然一打二,逃脱对你来说却是不难,为何你第一反应却是跪拜在地?”
    “那、那是!确实,那一边的黄图大人不过是个普通童生,但您怎可与他相提并论!您击杀半圣嫡子,屠戮十三魔族精英,就算与炼灵境魔族相比都不落下风,我自然担心自己被杀了!”
    黄图忽然感觉有些不爽。
    “我记得我首次展示实力是你打算带我跑的那次吧?我用比你快的速度追上了你,你才知晓我的实力。”
    摩衍说不出话来,许开的手却握得更紧了,令摩衍感到呼吸困难,深紫色的脸上出现了窒息的涨红。她不断拍打许开手腕,想让他稍微放松一些,但许开却毫无反应。
    “你第二次说谎,是在提到境界天锁的时候。”许开眼中萌生杀意,“你说炼魔秘境的境界天锁会根据第一位进入的人设置,若是平天境进入则仅限平天境进入,但我人族史上曾有百万军队落入炼魔秘境,莫非那百万人都处于同一境界不成?!”
    摩衍忽然把头一甩,随后平静地平视许开,脸色也从涨红恢复如初,仿佛呼吸不畅对她而言不再有所影响。
    “人族的史书,当真是麻烦的东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