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成圣,但是理科生

第九章 两点之间怎么会是线段最短呢!


    而最基础的数学体系是什么?
    “定义:线段……直线……射线……垂直……角度……直角……”
    写下一堆定义后,许开接着写下最基础的五大公理:
    “一、过相异两点,能作且只能作一直线;二、线段可以任意地延长;三、以任一点为圆心、任意长为半径,可作一圆;四、凡是直角都相等;五、两直线被第三条直线所截,如果同侧两内角和小于两个直角,则两直线则会在该侧相交。”
    ——欧几里得几何。
    相对于后来发展得品类繁多的数学各项分支,欧几里得几何有着它不可替代的意义。
    欧几里得确立了数学的公理化方法,即在一个数学理论系统中,尽可能少地选取原始概念和不证自明的若干公理,以此为出发点,利用纯逻辑推理的方法,把该系统建立成一个演绎系统。后世的所有数学体系,都沿用了这套公理化方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欧几里得几何可以说是数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原点。
    而后,许开写下《几何原本》中的第一个命题。
    “在一给定的有限直线上作一个等边三角形。”
    许开以严谨的数学语言完成这个命题后,开始下一个命题。
    “从给定一点作为端点作一直线等于给定的直线。”
    许开笔走龙蛇,一泻千里。
    胸口中有股温暖的感觉在不断地膨胀。
    ……
    “先生,您快去看看许开吧,他快疯了、不,他已经疯了!”黄图急赶忙赶地跑到王心住处。
    “什么?带我去看看!”王心大惊,虽然封锁了消息,只在一部分人之中知晓,但许开除了是百年未见的两问甲等最上的童生之外,更是引动了天意榜大放光明,这样的人若是疯了,对大历、乃至对整个人族都是巨大的损失!
    作为一名举人,王心速度极快,瞬息间二人就来到了许开的房间。
    王心直接破门而入,门的碎片四散而飞。
    许开抬起头,惊愕地看着把自己的门打破的王心以及在一脸怜悯的黄图。
    迸射出来的碎片将许开房内的一些物品打碎,许开连忙护住身前的纸张,以免这些珍贵的手稿也被波及。
    王心却直接按住他的肩膀,摇晃起来:“许开,你没事吧?是不是其他人孤立你冷落你,让你心里不满了?还是他们暗地里又做了什么了?说出来,我替你主持公道!”
    许开行了个礼,说道:“学生无恙,不知王先生所来何事?”
    “还什么无恙呢,你都疯了!王先生,您看看许开写的这些,他要不是疯了,怎么会写出这些东西来!”黄图悲痛欲绝地说道,把许开之前写着相对论的纸张拿了出来。
    许开有些狐疑地看向黄图,不知道这人的表情有几分是真的。
    王心接过黄图递过来的纸,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表情闪过一丝伤心,但被他掩藏得很好。他平静地拍拍许开的肩膀:“许开,你先休息几天吧。”
    许开有些急了:“先生,我真的无恙,我只是在推导数学罢了,就像张先生他们那样。”说着展示了自己的推导成果。
    张先生说的是编撰《九章算术》的张苍。
    王心狐疑地拿起许开新写的那些纸张,扫了一眼,视线忽然停留在某一条上,顿了一下,随后表情带上了一些哀伤:“许开啊,你说说,这些是什么?”
    许开一愣,看向王心拿起的那张纸,说道:“这些写的是公理,是数学推导的基础。”
    “公理是什么?”
    “不证自明的真理即为公理。”
    王心叹了一口气,哀声说道:“许开啊,接受现实吧,你先休息几天再说,我会组织班上的同学看望你的。要是其中有欺负你的,直接指出来,不必担心他们的背景后台。”
    “到底为何啊先生!到底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我真的没事?!”
    王心指着自己先前令自己视线顿住的一条公理:“你看看这个。”
    “这个怎么了吗?”许开看向王心指的文字,那条公理是“两点之间,线段最短。”
    王心痛心疾首地说:“两点之间怎么会是线段最短呢?”
    这下轮到许开不理解了:“先生,您刚刚也看了线段的定义,两点之间怎么不会是线段最短呢?”
    王心拿起许开用过的毛笔,在虚空中点了两个墨点,而后大手一挥,国院内的阵法在许开的房间内忽然运转起来。
    作为国院的一名先生,王心自然能掌握国院的部分阵法。
    只见空间扭曲,先前他点的两个墨点逐渐重合起来。
    许开长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王心悲痛地说:“两点之间怎么会是线段最短呢?许开,你病得不轻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