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做财阀

第9章 财路(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居然是只菜鸟!
    在街头浪迹二十多年的安德森,从对方一脸的茫然中,就明白了全部。
    有那一瞬间,安德森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金表,你他娘的非拿什么金表。
    金表,可是非常金贵的!
    也正因如此,在市场上像金表之类的东西,可以买到一切,包括极其紧张的“汽油券”。
    看着这家伙不断变幻的表情,虽然不明白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但李毅安还是主动发出了邀请。
    “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喝一杯?酒的配额可不多。”
    安德森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哪怕就是外交人员,也是一样。”
    “这附近有酒吧吗?”
    为什么要请这家伙喝酒?
    李毅安当然有他的打算,黑市的存在,意味着利润,意味着财富,但凡是买过蔬菜包的都懂,对于正寻思着怎么发财的他来说,这等于发现新大陆啊。
    不过新大陆,也需要找人打听一下,眼前的这个二道贩子,就是最好的人选,了解一些市场行情总没有错。
    “……汽油券,在所有的票券中,最珍贵的就是汽油券,因为几乎所有人都需要汽油,它甚至比食物更早就进行了管制,因为管制所以燃料、食品这些被管制东西,都出现在黑市,而且交易非常活跃,毕竟,每个人都需要,而“汽油券”就是“硬通货”,用它可以换来一切,食物、名贵手表、金币……”
    两杯久违的威士忌下肚之后,安德森也就知无不言了,向李毅安科普着伦敦的黑市交易。
    也让他对这一切有了基本的了解,对于某些“心思活络”的人而言,物资匮乏和配给制也是非法牟利的大好机会。商铺老板常常能弄到紧缺商品,私下加价销售。黑市商人在某些街道兜售市场上紧缺的一切,买主也清楚货物来路不正。
    “……肉,在港口,每天都会有上百吨的肉丢失,丢失的肉自然也就到了黑市上,被加上几倍的高价,卖给需要的人,先生,”
    安德森用认真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你们外交人员的配额远远高于普通人,你们甚至每周都有10包香烟的配给,但是在很多时候,你们都不需要这些,因为他们每周都会把食物、香烟、酒用卡给你们送到大使馆,如果我们合作的话,我保证,你每周至少能挣十个英镑。”
    在安德森看来,这位站在那排队先生,可能只是大使馆里的小人物,这样的小人物,十几个英镑对他肯定有一定的诱惑力。
    “就像你这包食物,你大概花了2英镑,可是我能卖到4個,甚至5个英镑。”
    “那么什么东西最畅销呢?”
    “香烟,还有糖。”
    安德森直接了当的说道。
    “香烟首先要供应军队,所以市场上的香烟总不够不说,而且需要凭烟券购买,而那点烟券,只能买几包,我是说一个月,所以香烟,最畅销,至于糖嘛,谁不需要糖呢?”
    说话的时候,安德森直接对着柜台后的人喊道。
    “比利,你老婆需要糖吗?”
    “你有吗?”
    “你看,是吧,每一间厨房都需要糖,虽然我们有糖券,可是却总也买不到足够的糖。”
    “为什么?”
    “按报纸上的说法是因为德国人的潜艇,他们不断的击沉商船,可实际上呢?是因为对于唐宁街来说,糖、牛奶、肉包括烟草,都没有坦克、飞机、大炮重要,他们才不会把宝贵的外汇用在这些东西上,所以,他们就把一切都推给了德国人,然后让普通人去克服所谓的困难。”
    安德森喝了一口威士忌,然后又说道。
    “所以,所有人都离不开黑市,所有人都需要黑市,甚至就连同机场的开邮政飞机的家伙,他们都会在美国,把成箱的香烟装在飞机上,在美国一包好彩或者骆驼香烟只要十几二十几美分,而在这里至少可以卖到一个英镑。”
    “利润这么高?那他们一趟岂不是能赚很多钱?”
    安德森算是弄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家伙,对黑市根本就是一文不通。
    “先生,看伱的样子,你完全不了解的行情啊!不列颠管制,美国同样也管制,只是管制的程度没有这边严格而已,可是同样也有配额,那些开邮政飞机的飞行员虽然可以夹带一些,可也就是一些而已,多了,他们也买不到啊,要不然的话,别说是那些飞行员了,就是港口的船员,也会成箱的夹带,要知道,船上可比飞机宽敞多了,飞行员即便是想带,也不一定有那么多的地方,可是轮船却不一样,只要他们愿意,肯定可以装上很多,可问题不是他们想买多少就有多少。”
    配额。
    原来在美国购买香烟也是有配额的!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难怪价格居然如此的坚挺。
    被科普了市场信息的李毅安,也这个黑市贩子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
    “你是说,有飞机从英国飞到美国吗?”
    “邮政飞机。”
    安德森解释道。
    “早在战争之前,就有邮政飞机往返英国和美国,是专门用来运输邮包的飞机,他们驾驶的都是大型飞机,甚至可以从英国直接飞到美国,只不过,那个时候,谁能想到,一包香烟可以赚上十倍的利润呢?只可惜,他们买不到足够的香烟,要不然,他们肯定会把整架飞机装满。”
    安德森的感叹,让李毅安的眼前一亮,他立即意识到,这或许就是他的机会,甚至很有可能这才是新大陆。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李毅安又主动为他续了一杯威士忌,花了足足7个配给券。直到酒上来之后,才问道。
    “那么你知道这些邮政飞机在什么地方降落吗?”
    “就在泰晤士河的水上飞机码头,谁知道呢?相比于那些家伙,大家伙更喜欢从轮船船员那里买东西,你永远无法想象,船员会夹带什么,香烟、白糖、咖啡等等,所有的一切,不过……”
    吃人家的嘴软,又喝了人家一杯威士忌的安德森继续科普道。
    “他们都不会要英镑,因为英镑在美国买不到东西,他们要美元,这当然没有,但是手表,相机甚至古董家具,却都是他们的最爱,在港口到处都是这样的商店,那些东西在美国能卖个好价钱,尤其是手表和相机,你知道的,美国那帮乡巴佬儿,压根儿就照不出来好的手表和相机,德国货,瑞士货一直都是他们的最爱,可是现在因为战争的关系,他们当然买得不到那些东西。”
    终于,两杯威士忌下肚后,安德森又问道正事。
    “先生,你到底有没有汽油券吗?我可以出高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