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第18章 少年天才


    “主任您拿好。”实习生把接了热水的保温杯放到老李面前。
    老李是副审编及a版组长,如果很想进步的话,想进步的实习编辑称呼为主任也没问题。
    “把排表给我看看。”老李说。
    杂事本来是编辑部的办公室助理去做,不过实习生愿意去做,他也愿意指使。
    一期故事会实际上不长,不可能把顾陆的七篇文章放在同一期刊登,所以就需要往后延的排版。
    大概编辑部要下班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来电提示是雾都的号码。
    顾陆老师打来的。老李看过投稿发信地,知道作者的地址很正常。
    老李迫不及待接通电话,然后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非常年轻的声音。
    “李编你好,我,我是顾陆。”
    声音千奇百怪,有的声音显年龄,有的声音不显,但无论如何电话里传出的男声也太年轻了。
    “顾陆……”老李口中都有些叫不出老师二字,“真是初中生?”
    “初三。”顾陆纠正,“马上中考了。”
    “这真是你自己写的?”老李补充,“很抱歉,实在是太震惊了,因为你投过来的稿件,文笔虽说不算好,但内容却极富哲理,不像一个年轻人能写出的作品,所以有此一问。”
    “李编肯定也上网搜索过,没有类似的文字。”顾陆说了选择性的真话,“在这个世界,这几篇文确实是我写出来的,为了挣点生活费。”
    为了挣点钱……老李get到信息,“天才出少年,如果是这样的话,未满十八岁需要监护人签字同意。”
    “感谢李编,我会想办法让监护人签字的。”顾陆回应。
    “我们编辑部收到合约,三日之内稿费就会到账。”
    老李也没忘记正事,自己把没过复审的《砸碎小猪》,推荐到儿童文学刊物的事。
    相比《故事会》,《少年文艺》无疑是出于鄙视链的上游,华夏第一儿童文学刊不是说着玩的。
    但比销量,前者是遥遥领先,这意味着后者的稿费要少些,过稿只有千字一百。
    “谢谢李编的推荐。”顾陆感谢。
    同时心中有点小意外,《鞋子》过了,《砸碎小猪》没过。鞋子这个短篇,原文中本来写的是集中营的事,顾陆没想投,可大致的最后一天,在胖老板那里还剩下半个多小时的玩电脑时间。
    问过胖老板,半小时也不能退一半的钱,就把《鞋子》的故事核改成了金陵大屠杀。
    “不用谢,《文艺少年》的审稿流程比我们更久,所以别着急。”老李还贴心地进行补充。
    双方又对细节进行了一些补充,比如最好是工行,稿费打款是到得最快的细节。
    挂断电话,顾陆呆愣在原地数秒。居然会被拒稿,看来在杂志上刊登作品,比想象中更复杂,并不是有外挂就天下无敌。
    不能飘飘然,这也是個真实的世界,世界也不是围绕着你转的,顾陆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怎么不见了?”顾陆收拾起心情,发现酒鬼父亲没在家。
    只坚持了两三天?这次也太快了吧,顾陆想着男人不能这么快。
    监护人签字和身份证复印件,真是糟糕,刚好错过……
    实在不行只有去找原身要强的母亲。
    “原身这么不遭母亲喜欢,应该是长相和父亲年轻时太相似吧?恨屋及乌。”
    顾家是女孩随母亲,男孩随父亲。
    母亲的讨厌不是听话不听话,也不是成绩好不好,单纯是先天基因所带来的长相,真是凶险,完全靠运气。
    “不幸中的万幸,如果妹妹长得像爸爸,就更造孽。”顾陆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身家,“目前身上还有三十三块。”
    还是加上了前天酒鬼父亲给了他20块的零花钱,可以看出存款大减,主要原因是语数外老师不给力!
    不布置难以完成的作业,顾陆哪来的业务?
    出门来到晨光文具店,把合约打印出来。晨光是真牛,好像每个校门口都有一家。
    路过银行,原主的银行卡就在这里办理的,现在月份还早,等到八九月身为火炉的雾都开始冒烟时,就会有很多人坐在银行台阶门口吹冷气。
    顾陆目光暼过街边的零食,馋虫又被勾引了出来,卧槽真是坏我道心!
    “快了快了,等我拿了稿费要吃个够!”
    他哼着歌回家,顾陆是不知道《故事会》编辑部此时此刻正激烈地讨论他。
    蓬蓬——老李平敲门找吴副主编。
    责任编辑、a版b版各版的组长、副主编兼红版负责人、常务副主编兼蓝版负责人,故事会编辑部的社长(主编),大概是这么一个排序,老李相当于是敲响了自己顶头上司的办公室。
    “请进。”
    “老李什么事?”
    吴副主编在工作,所以抬眼瞧见来人是老李,就低头边工作边问。
    老李说,“吴主编还记得之前过了七篇稿件的作者吗?”
    “哦,你说的顾……那个顾老师对吧。”吴副主编还是有印象,他负责终审,一篇篇稿件给他留下挺深刻的印象。
    “是要长期合作吗?这种优秀的作者,想要长期合作也没问题。”吴副主编说。
    虽然《故事会》不收中长篇小说,但魔都世纪出版的杂志太多《小福尔摩斯》《少年文艺》《书与画》《语文学习》等,推荐个优秀的作者,去刊登长篇,也完全没问题。
    “顾陆老师是个初三学生。”老李说。
    “?”吴副主编抬头望着老李,眼神中的含义透露着,你在说什么恐怖的话。
    “基本确定了,我和顾陆老师通话了,后面也聊过小说的细节,甚至顾陆……老师还有其他创意还没来得及写出来。”老李说。
    吴副主编的表情充斥着震惊,“你真的确定吗?《想成为神的巴士司机》《圣蒂尼飞人》《好心》这些故事就算了,孩子看待事情的角度不同,《鞋子》也算了,初中生也会组织去看烈士陵园,但《管子》你给我说是初三学生写的?”
    见主编提起管子,老李也瞬间反应过来是哪一篇,因为这篇稿子可以刊登在任何文学刊物上,文学性非常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