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第14章 堵到老师了


    “妈,辛苦了,这是我月考的成绩,语数外都比上次好,全班排名的名次也进步了。”顾佳渝拿着自己的成绩单,“数学最后那一道大题,如果不是我粗心大意,肯定成绩还能更好。”
    顾母瞅着三张卷子,喜人的阿拉伯数字让她开心,题不题无所谓,主要是分。
    “不错,”顾母笑道,“好了,我一会儿就把手机还给你,不过面临初一升初二,很关键,别光顾着玩手机。”
    “嘿嘿谢谢老妈,”顾佳渝开心,又说,“那老妈,你说过我考好了答应我的电脑……”
    听到电脑二字,顾母的笑颜收敛,“是答应过的,但现在玩电脑,你就容易顾着玩游戏,肯定对你学业不好,所以等你升到初二再给你买。”
    “啊——可是明明说好的。”顾佳渝嘟嘴不开心。
    “这样吧,”顾母说,“如果你期中考试还能有进步,那就给你买。”
    “说好了,这次不能说话不算数!”顾佳渝说。
    “肯定不会,妈什么时候骗过你。”顾母斩钉截铁。
    明明经常骗。顾佳渝心里想着没说出来,这一次见母亲说得言辞凿凿,也就再次相信。
    “妈,我生日刚好是星期六,是不是要叫哥过来。”顾佳渝提另一件事。
    “……”顾母顿了顿说,“你哥要中考,忙着复习,这时候就别打扰他了。”
    “噢。”顾佳渝点头。
    实际上顾母是觉得大儿子顾陆成绩差,担心女儿跟着顾陆学坏。
    “去叫你洋洋哥,今天庆贺我们佳渝取得好成绩,出去吃大餐。”顾母说。
    洋洋哥是肖洋,顾佳渝异母异父的哥哥,今年也初三,成绩相当优异,中考目标是巴蜀中学。
    巴蜀中学是雾都最好的高中之一,中考满分750,而巴蜀录取线是六百九十多分……顾母想自己女儿多和洋洋玩。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洋洋是猪哦不对是朱,顾陆自然是墨。
    初一成绩还行,现在越来越差,在顾母眼中是越来越和他父亲差不多。
    再说一句俗话,晚上不睡觉,早课就瞌睡。
    顾陆看见他前排的同学王涵,脑袋好像有千斤重,由于地心引力,控制不住地想靠上桌面。
    原主和王涵挺熟悉,因为他是“差生救星”,语数外布置的作业并非都是不带脑子就可以完成的,有些练习册还是要花点时间。
    而差生不会做,就会借王涵的作业来抄。但即便如此,王涵在班上的朋友也不多,因为他兴趣爱好与众不同——爱了解历史,历史课本不知道被他翻了多少遍,甚至自己会攒钱买历史课外读物。
    “窸窸窣窣——”熟悉的仓鼠进食声。
    同桌又开始在上课吃零食,零食是神厨小福贵,这次没有询问他吃不吃。
    自从“绝交”后,周琳同学已两天没和他说话,以前顾陆的手肘偶尔会超过自己的桌域,现在不行了,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道隐形的三八线。
    是时候用点小动作了,顾陆课间趁着同桌去厕所,把她的水杯盖子拧紧,使出吃奶的劲头那种。
    随即顾陆又自己尝试拧开——特别紧,不努力使劲,他也拧不开。
    完美了。
    将水杯放回原位,顾陆知道同桌是个“水牛”,每天要咕咚咕咚喝好多水。
    表现的机会很快就出现,紧接着的一堂课上,周琳拿起水杯,一拧——没反应。
    紧接着顾陆就瞧见,周琳用纸巾包住盖子,再一用力,拧开了。
    “!”顾陆瞳孔放大,即便纸巾可以增加摩擦力,但也要费很大力,她是怪力少女吗?
    难不成互联网的传说是真的,女性在男孩子面前只是装柔弱,实际上可以掀起你头盖骨!
    又是午休时间。
    “周琳,快快,跟我过来。”任洁的表情流露着来不及快上车的神色。
    “等等等,”周琳说,“什么事也没有我吃饭重要,去晚了就没肉了。”
    “有人要和大妞表白!”
    大妞肯定是外号,是周琳和任洁的朋友,也住同个宿舍,任洁收到表白的风声。
    “那还等什么,快走!”周琳饭都顾不上,先去操场看热闹,风风火火地往操场赶。
    “等等等,伱背上贴着的是什么?”任洁从背上取下标签纸。
    【和好符,和好和好】
    很明显是同桌的字迹,这两周来也比较熟悉了,周琳见状噗嗤一笑,然后把便笺纸揣进兜里,继续小跑着往操场赶去。
    表白大妞的时刻,她必须在场!
    初高中生的好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可能真就因为一件小事而起情愫,很容易就喜欢上,一方面是正处于懵懂之时,另一方面是……年轻人精力太旺盛了。
    你说对吧,赵娟?
    “顾陆一直没动静。”赵娟在食堂吃饭是和小姐妹诉苦。
    陈娜提出一种可能,“会不会是范小天根本就没和顾陆说?”
    “好像确实有可能,下午上课我去问他。”赵娟说,“如果没有,我喊他和顾陆说一声。”
    “你因为那一次,就喜欢顾陆了?”陈娜好奇。
    “也不能说喜欢,当时被老巫婆问,很害怕,然后那个时候就他站出来帮我了,”赵娟说,“以前完全没想过,所以想多说会话。”
    这点陈娜赞同,顾陆在班上就是个小透明。
    “想聊的话,要快了,马上要中考了,中考之后就是上高中。”陈娜说,“到时候异地恋不方便。”
    很合理,对初高中生来说,学校不同即异地。
    “他其实挺聪明的,只要努力学,说不定可以考一个学校,我可以监督他学。”赵娟说。
    这强人所难了吧,况且你这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想着监督别人学习的事。陈娜腹诽。
    说到中考,赵娟也想起一事,“对了,今天老师讲的,你听懂了吗?”
    “大致懂了。”陈娜点头。
    陈娜江湖人称“娜娜姐”,五班的班长,成绩优异。
    “我没太懂……”赵娟请教,数学课代表不一定是数学成绩最好的人担当,这道理不用解释吧
    赵娟和陈娜讲起数学,剩下的就是另一個领域的事情了,不多说。
    下午开始上课前,顾陆拿上作业本堵到黎老师……不对是找到,用“堵”字好像要打人一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