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第12章 绝交


    两个触发,居然不是合成一本书,又开启了新的列表——
    顾陆挣扎着起身,“咔擦”一声,是沙发的主梁断裂,没了支撑座垫,位置瞬间就凹陷。
    给人直观感觉是沙发成精,吞掉了顾陆本人。
    “有点乱,我知道你很急,但先别急,一件事一件事理清楚。”
    顾陆对自己说。
    “按照上次的规律,我这次为什么能触发?”顾陆看向三个标签。
    思索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这次我抽中的该不会是江户川乱步的小说吧。”
    三个标签,【诡谲怪谈】【多次封笔】【创立奖项】,首先乱步的小说类型就不必多说,内容离奇曲折,恋尸癖、恋物癖、偷窥狂以及变装癖等等,都写过。
    此外,江户川乱步是被誉为霓虹推理小说之父,但内心很脆弱,某个当时的评论家发布了《乱步的侦探小说已灭亡》,他就封笔了。
    多亏某位作家是书粉,写下评论《乱步即将复活》才又动笔,此后来回有三次,当然最后一次是为抗议本国的侵略事实与军国主义文学抗衡。
    和后世为了纪念冠以作家名字扯虎皮的奖项不同,江户川乱步奖是他自己捐出积蓄,从而成立。
    “我触发点应该是刚才陷进沙发,和《人间椅子》里把自己藏进沙发的变态工匠有点类似。”
    顾陆进而更正自己金手指的设定,“有类似的台词或关键词(旁人口),加上自身拥有小说里类似的物品,就可以合成作品。”
    “合成序列应该可以两个,物品和台词各一個?”顾陆提出新的猜想。
    如果真是《人间椅子》,那么作品应当为乱步的短篇合集,顾陆前世是看过的。
    关键词合成列,目前不清楚是什么作品,而物品合成列,顾陆至少有目标,就像能否诱导旁人说出类似的话。
    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办不到的,乱步小说剧情倒还有点影响,但里面的文字,印象很模糊。
    “都是短篇小说集,难不成那个现代德国翻译文字最多的书,也是?“
    入夜,入眠。
    翌日,阴雨绵绵,来来往往的行人都举着雨伞。
    顾陆仔细看着脚下的路,2012年阶段的雾都基建真不行,特别是渡口区,铺设的地砖,像是地雷那般,不知道哪块砖块下有空隙,中招了就是污水溅起。
    雨一直下,气氛不太融洽,顾陆并不算开心,因为中招了,裤腿湿漉漉还脏。
    裤子好说,自己洗鞋挺麻烦,这些麻烦也是不开心的诱因之一,顾陆抵达教室,瞧见很多住校的学生头发都湿漉漉的,特别是男同学。
    今天早读就是语文,黎老师会来,到时就能问问叶圣陶杯的事。
    然后今中午胖老板,将文章投过去,参加冰心杯初赛,顾陆也是一步步安排自己的
    “你怎么头发也湿漉漉的?”顾陆瞥了一眼身旁。
    “我出宿舍吃早饭的时候明明没这么大雨,我就想着跑两步,结果吃完出食堂,雨就大了。”周琳说着,用口袋里的纸巾吸发梢的水。
    “别整感冒了。”顾陆说。
    “我经常淋雨,还能因为这点小事情就感冒了?”周琳说。
    年轻人身体真的好,顾陆心里嘀咕,咦不对,他现在也是年轻人。
    周琳从书包里拿出小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扯下一两缕发丝,她打理着发现,这鼻子、这眼睛、这造型,真别说,真别说……怪好看!
    “诶,你觉得我这个造型好不好看。”周琳手肘戳了戳同桌。
    “真话还是假话?”顾陆反问。
    “真话,”周琳问,“先听真话。”
    “不好看。”顾陆说。
    “那假话是什么?”周琳睁着大眼睛问。
    顾陆说,“一般,还行。”
    “你假话和真话反了是不是。”周琳说。
    “没有。”顾陆果断。
    “绝交!”周琳扭头,留给顾陆一个高马尾。
    直到第一堂课结束,同桌都没再和顾陆说一句话,上课也没传小纸条了。
    语文课,顾陆还是会偶尔听听。
    “顾陆来办公室一趟。”黎老师说完把教材和课本往讲台桌一怼,就离开教室。
    叶杯的事有着落了,顾陆几乎和黎老师是前后脚进入老师办公室。
    不过刚走进,就听到了数学老师尖尖的声音。
    “这娃儿又和同学打架了?”
    “哦没有,是他想参加一个全国性的作文比赛。”黎老师说。
    顾陆本以为闫老师会损他两句,毕竟在学生的印象里,包括原身,数学老师都是说话最刻薄的。
    没想到却听见数学老师说,“全国性的作文比赛?我好像听说过,作文写得好可以保送。不错,这也是条门路,好好写。”
    “还是不要给这么大压力,叶圣陶杯全国学生都能参加。”黎老师递来一张a4纸。
    [以下任选一题,字数1500字左右(诗歌20行以上)
    1、请以“我的阅读故事”为题写一篇作文。文体不限(诗歌和应用文除外)
    2、高尔基说,“书籍是人们进步的阶梯”,书籍是知识的载体,请你为市里面的“读书会”写一个演讲稿。
    多数作文都不能写诗歌和应用文,冰心杯就这样,没曾想叶杯还专门让写应用文,可以的,顾陆感到两个作文比赛难度上的差距。
    “这是今年叶圣陶杯初赛的题目,”黎老师说,“距离投稿截止时间还有半个月,构思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裕。”
    顾陆点头,是要好好想清楚。
    “你直接写在作文本上吧,然后交给我。”黎老师补充。
    叶杯肯定也是以学校名义发邮件,让顾陆写在本子上,也是黎老师担心学生家里没电脑,才有此一说。
    “谢谢黎老师。”顾陆说。
    拿着题目顾陆回到教室,脚步都轻快了一点。
    距离目标是走出了一小步了,虽说当前有关叶杯初试题目,没头绪。
    中午放学,范小天今天家长有事,给了他十块钱的午餐费,然后就嚷嚷着要请顾陆去玩游戏。
    正巧顾陆也要去胖老板那边。
    雨停了,道路上的一个个小水洼,一不注意就能暗算人。
    “嘿,昨晚有没有什么发生特殊的事?”范小天神秘兮兮地问。
    “课间听说了,昨晚停电,”顾陆说,“男生宿舍全体唱《风云决》。”
    装傻是吧!范小天说,“不是这个事,我是说你昨天,你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没有。”顾陆说。
    “没有?”范小天挑明,“没什么人给你发短信打电话?”
    顾陆摇头,原身手机是彻底的功能机,最多只能用移动梦网登录qq。
    手机基本只有妹妹和他发消息,按照记忆,妹妹手机自从母亲收走,好久没动静了。
    “怎么回事……”范小天嘟囔着,然后声音压低,“我偷偷给你说,本来赵娟让我保密的,赵娟昨天放学和我要了你的联系方式。”
    嗯?顾陆看着范小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