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第9章 脸皮厚的优势


    赵娟是数学课代表,“介娘们可是个好银!”判断来自原身记忆。
    范小天经常找她借钱,基本赵娟都会借,性格挺好的一个女生,当然原身是没借过的。
    原身自尊心挺强的,不允许自己去求人。想想也是,饿肚子连亲妈都不求,何况找同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赵娟越被安慰哭得越大声,难怪有位长得很帅的作者说过,“有些不安是被安慰出来的”。
    人就容易这样,本来不会哭,但别人一安慰立马绷不住。
    顾陆思索着,可突然一个走神,瞧见蹙眉又紧张的同桌,一时玩心大起。
    他朝着周琳低喝,“老师来了。”
    “!”聚精会神的周琳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她连忙把作业掀到右边的地上。
    啪嗒一声,一切证据都销毁,周琳再扶住课桌,侧身弯腰去捡。
    好家伙,桌面清理大师!
    周琳的小算盘也打得精明,只要当场不被发现,老师是不会太注意好学生早读做什么的。
    半晌,没听见数学老师有点尖的声音,也没教材“啪”放在讲台的动静。
    周琳缓缓起身,结果教室里哪有数学老师的身影。
    “顾!陆!”周琳咬牙切齿,好像生气的小母狮般狠狠瞪着,但补作业更重要,留下一句“一会下课你死定了!”就继续埋头做作业,高马尾也摆在左边。
    顾陆也在反思自己,多大岁数一个人了还那么幼稚,别人补作业关键时刻,去打扰很不好。
    刚穿越几天就被同化了?顾陆得出结论,不是!因为他本性就是贱兮兮的,所以有机会根本忍不住,在地球时他就爱躲墙角吓人。
    十几分钟过去了,早读时间到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顾陆只觉得“多大点事啊,哭那么久”。
    又两分钟,数学闫老师走进教室,从走廊过来没听见教室传来开始早读的声音让她心情有些不愉快。
    “啪、笃笃——”教材放在讲桌的声音,以及踩高跟鞋的力度也更大。
    “全部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怎么还没开始早读,都过去三分钟了。”闫老师问点名,“赵娟。”
    教室里的吵嚷伴随着老师进教室就逐渐放小,特别是锐利的眼神扫视一圈,就更没什么声音,故此赵娟的哽咽格外明显。
    “怎么了?赵娟为什么在哭?”闫老师注意到了。
    学生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关系好不好,只要班上人谈恋爱,都会帮忙打掩护。
    所以好多人回应:
    “身体不舒服,就哭了。”
    “家里出了点事。”
    “有一道题不会做。”
    ……
    闫老师今年三十多,是傻子吗?一定不是啊,这群学生七嘴八舌找理由,太不统一了。
    骗人能不能对一下口供?
    “安静!”闫老师呵斥,“到底怎么回事,赵娟你抬起头告诉老师。”
    血脉压制的力量再次展现,赵娟好像一只在大雨里被人抛弃的小猫,可怜兮兮地抬起头。
    眼泪都把刘海浸湿了,贴在额头,赵娟感觉自己站在悬空铁锁上,又伤心又害怕,哽咽着,“就是……”
    多数学生和学生之间是有同理心的,所以五班此刻很安静。
    而和赵娟关系好的几個同学,至少也是同在吊桥上的紧张程度。
    “我推了赵娟一把,撞到门上了,然后就哭了,我已经道歉了。”顾陆毫无征兆地突然开口。
    闫老师把“拷打”的目光从赵娟转到顾陆身上,“你为什么要推赵娟?”
    “就想开个玩笑,我也没想用这么大的力,我已经道歉了。”顾陆回答。
    感觉有点不对,如果真被顾陆撞伤为什么顾左言他?闫老师又看着顾陆,观其一脸坦诚。
    闫老师当了五六年老师,学生是不是扯把子(撒谎),一眼就能看出来。
    “学校早就说了课间不要追逐打闹,哭得这么厉害,撞出什么好歹你赔得起?”闫老师斥责。
    顾陆辩解,“我看了的,又没青又没肿,而且我已经道歉了。”
    “没青没肿,伤到骨头更严重!”闫老师说,“滚出去罚站,早读和下节课一起,在走廊上罚站。”
    “我已经道歉了。”顾陆在走出教室小声嘀咕。
    闫老师声音温和了许多,“赵娟有事没有,要不要去学校医务室看看?”
    “没事……”赵娟眼泪止住了,“不疼了。”
    “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闫老师完全相信了,逻辑也畅通了,学生的事不想告诉老师,所以支支吾吾。
    “去外面洗手间洗个脸,下次顾陆再欺负你,你直接和我说,和你们班主任黎老师说也一样。”闫老师说。
    “老师已经帮你惩罚他了,没事。”闫老师又补充了一句。
    闫老师补充的话,潜台词是说,惩罚了事情就过去了,不要告诉家长。
    听黎老师说过,顾陆家庭条件不好,万一赵娟和父母说,父母找来赔钱,也不好。
    赵娟起身走出教室,瞧了一眼在走廊发呆的顾陆,然后去洗手间。
    “所以我说,你们女生平时不要和男生疯,特别是顾陆这种,考不上高中,只有进中专,以后出来能干什么?”
    闫老师瞧不上顾陆是真的,刚才帮顾陆也是真的,最后话语落脚点放在,“所以好好用功,最后两个月了,考个好高中,你就成功三分之一了。”
    五班同学多数人都没再听老师讲话,而是对顾陆刚才的行为大受震撼。
    牛逼!很多同学心想。
    连任洁都在想,“平时阴阴沉沉,这一次有点帅哦”。
    没多久教室内响起了五班同学朗读数学公式的声音,“一般的,反比例函数y……”
    顾陆考试做卷子,一定会输给赵娟、周琳,但只论脸皮和心理承受力,他会碾压式地获胜。
    第一节课外加早自习罚站完毕,还没来得及回教室喝口水,就被黎老师叫到教师办公室。
    自然是听闫老师说了,身为班主任肯定该管管。
    所以又是展开一顿批评教育。
    “你说说,要是真出个好歹,你赔得起不?”黎老师以这句话结尾,“行了,下节课回教室。”
    相比其他老师的办公位,黎老师的桌面有些凌乱,水杯、批改的作业、花瓶、闹钟……凌乱。
    “好的黎老师,我知道了黎老师。”顾陆也没走,而是正好把自己的事说了,“黎老师,有一件事要拜托伱。”
    “什么事?”黎老师头也不抬地问。
    “我想参加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能不能麻烦黎老师帮忙报个名。”顾陆说。
    叶圣陶杯报名方式是以学校为单位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改进,反正现在是要学校账号进行注册。
    “老师说中考的事,我回去想了想,如果能取得一个好成绩,有可能被保送。”顾陆把想法说出来。
    你不说明白,老师怎么会帮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