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十九章 矿石收音机


    “好了,我要说的也就这些,二大爷,三大爷,你们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易中海讲完,把话头递给了刘海中和阎埠贵,这是他们的老套路了,不然怎么能叫刷存在感呢。
    刘海中卡巴着他的小三角眼,看了看下面坐着小马扎子在那里抱着膀子的邻居,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那我就再补充几点!”
    然后就是一通巴拉巴拉的滔滔不绝,听的底下的邻居是一阵阵的暗暗骂娘,这群老家伙忒不是个东西,大冬天的把大家伙叫到院当腰来开会,真特么损。你说你们大事办不了,小事当大事办,呆着没事儿老折腾大家伙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他们开会的目的也无非是在这群人面前刷刷存在感,以彰显他们的不平凡。叶晨抱着肩膀看着三个大爷的表情,脸上始终是笑眯眯的。在没有绝对实力的时候,韬光养晦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时不时的使使坏,调剂一下单调的生活,那是无所谓的,但是要叶晨去跟这些人硬刚,叶晨才不会去做那么无脑的事情。
    正在这时,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拄着拐棍走了出来,只见她来到了易中海的面前,开口问道:
    “小易啊,我刚才隐隐约约的听到傻柱被抓起来了,我没听错吧?”
    易中海看了眼聋老太,这是这个院子里辈分最大的人了,也就只有她能叫自己小易。易中海深知聋老太对傻柱的感情有多深,傻柱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是军烈属五保户,孤身一人,一定是在傻柱身上看到了自己亲人的影子,要不然也不会对那个傻小子那么亲近。想到这里,易中海的表情有些复杂,开口说道:
    “聋老太,你没听错,傻柱因为绑架,故意伤害许大茂,现在已经别派出所抓起来了,正等着审判呢。”
    聋老太好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似的,僵硬的站在那里,久久之后,才长叹了一声,拄着她的拐棍朝着自己住的屋子走去。
    叶晨冷冷的看着她的离开,心里没有一丝怜悯,他知道聋老太是五保户,傻柱能一直照顾她说明这个人哪怕再混不吝,心眼儿还是实诚的,反观聋老太是怎么做的呢?她私下里居然提点易中海,让易中海使用道德绑架的手段,将傻柱给牢牢地捆住,给这个老绝户养老送终。在叶晨看来,这部剧里几乎是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会议的进程被聋老太打断,三个大爷也再没了拿把过领导瘾的意思,随便的敷衍了几句,大伙就被解散了,叶晨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给炉子里填了几块煤球,暖了下手,然后回屋坐在了炕上。前阵子光顾着处理傻柱和许大茂的事情,现在他俩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也是时候忙活点自己的事情了。
    出了四合院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废品收购站,平时街坊四邻家里有什么不用的破烂都会往这里送,一次偶然的机会,叶晨来卖酒瓶子,在这里发现了几样宝贝,跟老板打了声招呼,老板一看,都没要叶晨的钱,就送给了他,因为委实不是啥值钱玩意,就是几个电阻,导线,电容和二极管之类的东西。
    现实里叶晨是个DIY爱好者,打小就喜欢组装这些小玩意,还没成年的时候,他就受自己父亲的影响,迷上了无线电,自己组装出了第一台矿石收音机。在这个时代,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能时不时的听听广播,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还能及时的了解些社会新闻,把握时代脉搏。
    说干就干,叶晨撸胳膊挽袖子的拿出了前阵子拾掇好的东西,开始了实操。矿石收音机是一个简单的无线电接收机,由长导线天线,用于选择信号频率的调谐器和检波器组成。检波器可以使用矿石,也可使用检波二极管,还可以使用锗高频三极管检波器。
    制作简易矿石收音机的材料很简单,也很少,只要一些导线、几个电阻、电容还有晶体二极管。
    前面三样东西都十分常见,很好弄到,但是最后这个晶体二极管可不是什么好弄到的东西,市场上几乎没有流通的,所以,这时候就需要用特定的矿石来替代晶体二极管,当做检波器来使用,这就是矿石收音机的由来。
    叶晨先是在纸筒上用漆包线绕制线圈,九十圈,可以在头尾处钻一个眼,把线穿过去,用胶带粘好。然后小心地把漆包线的漆去掉,叶晨用砂纸将漆一点点的磨干净
    接着叶晨把可变电容连在它的两边,为了确定电容的两极,叶晨特意托人借了个万用表,用它量了一下,相互电阻为无穷大的就是电容的两极,然后用电烙铁配合松香焊锡把它焊上,使之更加牢固。接着把二极管的随便一极连在可变电容与线圈相连的随便一极上。
    接着叶晨把淘换的喇叭分别与二极管的另一极,可变电容的另一极(没连二极管的一级)相连。剩下的工作就简单了,连上天线和地线,这个工程就可以圆满完成了,叶晨在可变电容,二极管,线圈相连的地方接上天线,就是一段导线,叶晨把它顺着窗户送出了屋外的房顶上,然后在可变电容,喇叭,线圈相连的地方连上了地线叶晨把地线绑在了自家的水管子上。
    叶晨不断调整着金属指针在矿石上的位置,这就是“矿机”上的检波的声音,开始不断变化逐渐出现各种电台的含糊不清的声音,接上天线之后,收听效果大大增强,他刚刚随便调整了几下,就已经听到了好几个电台,其中一个电台距离这里非常远。
    叶晨继续仔细地调整着,终于,耳机中传来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而且音质非常好。叶晨会心的一笑,总算是大功告成了,看来自己的手艺还没荒废,叶晨把自己前几天用边角料钉的一个木头盒子,将矿石收音机的零部件小心的装在了里面,看着这个简易版的收音机,叶晨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