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十六章 我感觉还能再抢救一下


    易中海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手里的动作下意识的停顿只见他严肃的转过了身,给秦淮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换个地方说话。私底下再怎么占便宜,易中海都不希望让无关的外人看到,因为这和他平时的人设不符,真要是被传出他易中海和寡妇秦淮茹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他的人设就崩了,这是易中海不愿意看到的。
    秦淮茹第一时间就懂了易中海的意思,在这方面两个人还是心有灵犀的,平时二人在外人面前都刻意的保持着距离,毕竟一个寡妇和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帮菜搅和到一起,指不定让人在背后怎么戳脊梁骨呢。要不是今天事出突然,秦淮茹彻底慌了神,她也不会这么草率的直接来找易中海。
    秦淮茹随着易中海来到了车间的更衣室,由于大家都换好了衣服开始开工了,这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只听易中海开口问道:
    “你刚才说何雨柱被人给抓了?你看见谁抓的了吗?为什么抓他?”
    秦淮茹组织了一下语言,强压住心中的慌乱,看着易中海开口说道:
    “我刚才进院儿路过食堂的时候,听人说傻柱被人给逮起来了,我就凑到近前瞄了一眼,发现两名公安同志正押着他去派出所,旁边还有许大茂被医护人员给抬着上了救护车,我估摸着他俩可能是掐起来了,但是看许大茂这模样,好像是被傻柱给弄伤了。”
    一大爷嗦嘞了一下牙花子,最近他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没有威信了,这都是第几次了,傻柱和许大茂背着他搞东搞西的,而且看现在这架势,事态还愈演愈烈了。他抬眼看了下秦淮茹,开口问道:
    “你是什么想法啊?这种事找我来也没用啊,我在咱大院儿说话还算是管用,出了咱大院儿,哪怕是到了厂里,别人都不见的会听我的喝儿。”
    都说人老奸,马老滑,易中海稍微一琢磨,就看出来今天秦淮茹突然间来找他,事有蹊跷,她平时虽说跟傻柱走得比较近,但也仅限于此,还没到要为了傻柱出头的地步,这个寡妇不会是一张嘴吃两家吧?真要是那么干,她可就有点太不像话了!
    然而秦淮茹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海王,除了刚出事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慌了一下,很快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只见她看着易中海开口说道:
    “一大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好歹也是咱们院儿里最德高望重的人,傻柱作为咱们院儿的一份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过问一下也不为过吧?毕竟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远亲不如近邻啊!再者说了,您老可是厂里的生产骨干,是稀缺的技术型人才,杨书记那边还有李副厂长那边,你是能说的上话的,你去帮忙打听,他们再怎么也会卖您老一个面子的。”
    易中海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这个婆娘真的是伶牙俐齿,几句话就把自己给困的死死的,先是一通高帽给自己戴上,然后再从人情世故上下手,让自己不得不去打探消息,罢了,自己就卖一回老脸吧!
    按下易中海这边不提,叶晨要陪娄小娥一起去医院的时候,只听娄小娥说道:
    “兄弟,你的心意嫂子知道,只是你刚从老叶手里接班没多久,正是好好表现的时候,有我陪着你哥就行了,你就安心的在厂里上班吧,有什么事等下了班再说。”
    叶晨听到娄小娥这么说,也点了下头,然后看着娄小娥开口说道:
    “成,嫂子,等我下了班再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
    当娄小娥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办好了一切的手续,来到了主治医生的面前,主治医生查看了许小茂的情况开口说道:
    “由于长时间的血液不流通,已经导致了末梢神经坏死,没有留着的必要了,要不然还会感染到其他部位,现在的情况只能选择切除了。”
    许大茂听到医生的话,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有些激动的抓住了医生的手臂,开口说道:
    “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感觉还能再抢救一下!我不怕花钱,哪怕是再多的钱,能保住就行!”
    医生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有些扭曲,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适合露出笑容,所以在拼命的憋着,这时候想着抢救一下了,早干嘛去了?现在的年轻人啊,什么游戏都敢玩,你说你玩点什么不好,非跟它过不去。医生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心情,对着许大茂冷漠的摇了摇头,许大茂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了凳子上,娄小娥看到这一幕,心里对于傻柱的恨意更盛,邻里邻居的,哪怕是再有什么矛盾,也不能这么缺德啊,这手段简直是令人发指……
    何雨水下了班,来到了电影院的门口,等待着自己对象的到来,等到对象来了之后,何雨水开口说道:
    “怎么来的这么晚?咱们赶紧进去吧,电影快要开始了。”说完何雨水朝着电影院里走去。
    结果这时,站在何雨水身后的对象却拽住了她的胳膊,开口说道:
    “我有事情要和你说,我估计我说完之后,你就没心情看电影了。”
    何雨水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开口问道: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何雨水的男朋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
    “今天早上我们所里接到了报警,报警的人你可能应该也认识,就是你们院儿的许大茂的妻子娄小娥,她报警说自己的丈夫被人绑架了,他们已经找到了绑架的地点,所里就派我和另外一个民警过去了,结果到了案发现场才发现,嫌疑人居然是你哥哥。
    他把娄小娥的丈夫许大茂用绳子绑在了凳子上一宿,本来还只是这样,也不会那么严重,你哥居然用给刚出生的小狗断尾的方式,让许大茂彻底除了根,做不成男人,现在你哥已经在我们所里做完了笔录,被收押在看守所里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