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十章 秦淮茹的本性


    沉默了许久,傻柱吭哧了一句出来:
    “行,这就挺好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春节啊,赶紧把自个儿嫁给这片儿警,也算是对得起咱老娘的在天之灵了。”
    此时的傻柱万万想不到,自己个儿妹妹的这桩婚事,会被自己犯浑给搅和的鸡飞蛋打,更加想不到自己会和何雨水的对象在一个特殊的场合见面,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傻柱肯定会第一时候把它吃下去,可惜没有,所以注定了,自己酿成的苦果要自己慢慢的品尝……
    秦淮茹领着自家的仨孩子刚进了屋,就听见自己的婆婆贾张氏阴阳怪气的声音:
    “这天都擦黑了才回来,也不瞅瞅这都几点了,我一个老婆子倒是无所谓,你要是饿着我的大孙子可怎么整,有你这么当妈的吗?成天就知道在外边儿浪,天黑了都不着家,可怜我的儿啊,你看看你媳妇做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此时的秦淮茹不再是在傻柱面前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眼神变得有些冰冷,看着自己的婆婆开口说道:
    “少在这儿跟我玩儿泼妇骂街那一套,我秦淮茹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挑我不是,棒梗他爹去世这些时候,我当这个家少过你们老小一口吃的吗?今天你守着这仨孩子问问,我现在把饭菜端上来,你看看这仨小崽子谁还能撑得下去一口。”
    说罢,秦淮茹起身进了厨房,系上了围裙,准备做饭,仨小崽子吃饱了,她还饿着肚子呢。这时没了秦淮茹的遮挡,贾张氏看到了自己的大孙子棒梗,还有槐花和小当,贾张氏一眼就瞅见了棒梗脸上的五个大手印子,跟如来神掌似的清晰可见,贾张氏心疼到不行,一把将棒梗给拉到了怀里,开口说道:
    “哎哟,我的乖孙啊,是谁把你给打成了这样啊,还疼不疼?告诉奶奶,奶奶给你找他们去。”
    棒梗用眼神往厨房的方向瞟了一眼,贾张氏虽说是年纪大了,但是还没到老眼昏花的程度,自然是明白了孙子的意思,又开始哭嚎开了:
    “哎哟我苦命的儿啊,你走了你媳妇就开始虐待你的种了,她是恨不得把你儿子打死好改嫁啊,这日子可没法过了。”
    还别说,贾张氏年轻的时候没准唱过二人转,这一段哭嚎是带着自己独有的频率,那叫一个韵味十足,秦淮茹在厨房擦了擦手,压根儿就没理会贾张氏那茬儿,连出去都没出去,摸了摸锅的温度,用葫芦瓢舀了瓢水倒进了锅里,然后一边用凉水和着棒子面儿,一边开口说道:
    “我看你还是没饿着,还有力气念秧呢,继续,千万别停,咱家条件不好,用不起电匣子,我正愁一天到晚听不着音儿呢,有你这声音调剂也不错。你也不说问问你那宝贝孙子,我因为啥揍得他,他今天一个人把咱们全家将近两个月的口粮都给祸祸进去了,我不揍他,难不成还要请他下馆子?”
    贾张氏被秦淮茹前面的话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后来听到秦淮茹说完,有些疑惑的看着怀里的棒梗,开口说道:
    “棒梗,你跟奶奶说实话,你今天到底惹什么祸了?你妈为什么会打你?”
    棒梗吭哧了半天,瞄了眼厨房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眼贾张氏,开口说道:
    “我把许大茂家的鸡拎到轧钢厂院儿里给烤着吃了。”
    贾张氏听完棒梗的话,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眼前已经飘过了烤鸡的画面,这些年家里困难,她哪怕是作为一个长辈,肚子里也没什么油水儿,基本就是一天三顿窝窝头就棒子面儿粥,吃点咸菜调剂下口味已经是不错了。她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对待傻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傻柱从食堂能带回来领导吃剩下的折箩,她才不在乎秦淮茹所谓的名节呢,先填饱全家的肚子才是头等大事。
    贾张氏等了半天,看到自己孙子没了下文,用手拍了拍棒梗,接着问道:
    “然后呢?你妈就因为你偷了只鸡就打你了?”
    作为一个老家伙,自家的种啥德行她是最心知肚明了,棒梗从小就已经对偷鸡摸狗无师自通,贾张氏和秦淮茹都是本着放纵的态度,看见了也当做是没看到,贾张氏深知秦淮茹打棒梗绝对不止这个原因。棒梗吭哧了一会儿,接着开口说道:
    “我被保卫科的人给抓到了。”
    秦淮茹这时已经碴完了棒子面儿粥,从厨房走了出来,只听她开口说道:
    “你在这儿挤牙膏呢?接着往下说啊,许大茂和娄小娥把我堵在了保卫科的事儿你怎么不说了?今天我要是不认这个栽,人家就要给你送到派出所去了你知道不?你这年纪正好也够进少管所的了,下次你要是在小偷小摸的让人给抓个现行,我绝不会再给你掏这笔钱,直接让你进去尝尝滋味儿!”
    听听,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秦淮茹这意思,小偷小摸不要紧,要紧的是别被人抓到,棒梗小小的年纪,她就开始培养棒梗犯罪升级的能力了。
    棒梗畏缩的看了秦淮茹一眼,小声地嘟囔道:
    “那钱是傻柱掏的,又不是你掏的。”
    “傻柱跟你有一分钱关系吗?他掏十一块五毛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吗?你有那么大的脸吗?他指望着你妈给他介绍对象呢,这才会扛下今天的事儿,要知道许大茂可是要十五块钱,你妈我一个月累死累活才开二十七块五,今天我要是不抽你这一巴掌,那钱将来我是要一分一分的还给他的,到时候全家喝风去啊?
    因为你今天在轧钢厂院儿里点火烤鸡,违反了安全管理条例,姓李的那个杂碎直接把我这个月的工资扣了五块钱,你说你该不该揍?整个四九城那么大,你在哪儿烤不了这只叫花鸡,非跑到轧钢厂院儿里去现眼去。”秦淮茹语气冰冷的一字一句的缓慢说道。
    贾张氏听完秦淮茹的话,内心对自己媳妇的手段是暗暗点赞,看了眼棒梗,今天你这揍看来还真是不白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