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六章 刘备摔孩子


    娄小娥听着傻柱在那里嘲讽自己是只不下蛋的母鸡,气的浑身直打哆嗦,没有什么话比这更恶毒得了,她难道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吗?娄小娥的表情变得异常冰冷,只听她对着许大茂开口说道:
    “还是报警吧,让公安同志来处理,起码我们不用在这里受这个王八蛋的气!”
    秦淮茹看着都这时候了,傻柱还在这里激化矛盾,气急了照着傻柱的胳膊就是两下子,开口说道:
    “快闭上你的嘴吧,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是哑巴卖了。小娥啊,你别生气,都这么多年的邻居了,他是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就是个混不吝,嘴上没个把门儿的,咱不跟他一样,这样吧,该陪多少钱我们赔就是了,你说个数?”
    娄小娥的脸色依旧冰冷,只听她开口说道:
    “就像你说的,都是街坊四邻的,我也不为难你,今儿个要不是你家棒梗偷了我只鸡,我早就把鸡卖给一个院儿的叶晨了,人家钱都给完了,就像叶晨说的,我家的这是能下蛋的老母鸡,平常的三两块钱的鸡可比不了,他给了我五块,我也不为难你,你家棒梗今天这行为要是在商场,怎么都得五倍赔偿,我没那么黑,三倍赔偿就好。”
    娄小娥今天真的是气急了,来的路上她越琢磨越不是味儿,见过熊人使坏的,没见过这么缺德带冒烟儿的,这年头儿家家都不容易,你们倒是痛快了,想没想过我家日子该怎么过?家家养个家禽都当个宝似的,都留着平时捡个鸡蛋什么的,要知道现在的物资多紧缺啊。
    秦淮茹顿时傻了眼,她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二十七块五,照娄小娥的说法,大半个月的工资没了这不禁让她肉疼,秦淮茹不禁把目光看向了傻柱,傻柱自然知道秦淮茹的意思,只听他开口说道:
    “娄小娥,你别给脸不要脸啊,跑这儿来敲竹杠了,你是想瞎了心了!”
    “合上你的钢门吧,你那是吃饭说话的地方,不是你排泄的工具,嫌赔的多咱就换个地方说理去,再者说了,谁犯的事儿我找谁赔,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了,哪儿都显着你个大奔儿喽了!”娄小娥平素很少说脏话,毕竟也是大家闺秀出身,平时待人温和,今儿个要不是遇到傻柱这个个损种,她也不会被气到飙脏话。
    娄小娥的话打中了傻柱的七寸,说到底他和秦寡妇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棒梗和小当、槐花都是秦淮茹的孩子,怎么算也轮不到他来出这个头,傻柱被娄小娥的话噎的直挠头,他瞄了眼秦淮茹,只见她已经是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想想自己还要指着她把表妹介绍给自己,傻柱最后把牙一咬,后槽牙磨的嘎吱作响,开口说道:
    “就没见过你这么冷血的,不就是赔钱吗?这笔钱我替秦淮茹出了,拿了钱赶紧滚蛋!”
    说完傻柱从棉袄的里怀掏了掏,掏出了十多块钱,直接摔在了地上,开口说道:
    “我兜里就这么多,剩下的回去再给你们!”
    许大茂冷冷一笑,哈下腰来把地上的一张十元的和几张散钞捡了起来,一张张捋好,点了一下开口说道:
    “十一块五,还差我三块五,你可记着有这码事儿,别跟个癞皮狗似的赖账,要不然别怪我问候你长辈!走,小娥,咱们回家。”说完许大茂牵着娄小娥的手走出了厂长办公室。
    在许大茂看来,为了钱哈下腰来并不丢人十一块五都赶上普通工人大半个月的工资了,有这钱干点啥不好。傻柱看着许大茂得瑟的离开的背影,恨得是牙根儿直痒痒,只听他对着秦淮茹开口说道:
    “还愣着干嘛?领孩子回家吧!”
    “慢着,你们和许大茂的事处理完了,我这边的还没处理呢。秦淮茹,你家小孩在工厂院儿里点火烤鸡,严重的违反了单位的规章制度,考虑到你一个人支撑家不容易,你这个月的工资扣掉五块钱,希望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行了,你们可以走了。”李副厂长坐在椅子上看了场大戏,看到大戏唱的的差不多了,他出来做了个总结。
    秦淮茹一听五块钱被扣了,眼泪好悬没掉下来,这次是真的肉疼的差点掉下来,别的还好让傻柱出马扛事儿,这事儿他也白费,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厨子罢了。
    傻柱回头撇了一眼李副厂长,再看看秦淮茹难过的模样,开口说道:
    “没事儿,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还有我呢,怎么都能挺过来,咱们走吧!”
    两人来到了保卫科把棒梗三兄妹领了出来,朝着四合院儿的方向走去,秦淮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里外里二十多块钱就这么打水漂了,真要是买鸡的话,能买到好几只了,她恶狠狠的瞪了棒梗一眼,出了单位的大门,叫住了棒梗,开口说道:
    “棒梗,你过来。”
    棒梗看着亲妈冰冷的表情,心中一阵忐忑,磨蹭着走到了秦淮茹的跟前,秦淮茹抡圆了手臂,一个大嘴巴抽在了棒梗的脸上,打的棒梗转了个圈儿,摔倒在地上,这时就听秦淮茹开口说道:
    “我叫你不学好,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偷了只鸡,咱们赔了人家二十多块钱,全家一个多月的口粮就让你个小犊子给祸祸进去了!”
    傻柱被吓了一跳,急忙把棒梗从地上扶了起来,看着棒梗脸上清晰的印着五个手指印,傻柱对着秦淮茹开口说道:
    “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回家让孩子他奶奶看到,不得骂死你啊?再者说了,那钱是我赔的,又没说让你还,你何必想不开呢?赶紧擦擦眼泪,领着孩子回家才是正事儿,天都擦黑了,孩子奶奶估计都在家等着急了。”
    秦淮茹双眼无神的朝家走去,傻柱一直在旁边不停的安慰着。要不说秦淮茹是个心机女表呢,她演这出完全就是给傻柱看呢,这叫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自家小子挨了一巴掌,把傻柱那边的账无限拖延,怎么算都是值得,傻柱被她吃的死死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