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二章 热心娄小娥


    通过脑子里的讯息,叶晨对于自己的身份背景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叶晨在这个世界是一名红星轧钢厂的职工,刚从自己过世的父亲那里接过班来,而红星轧钢厂说的就是燕京第三轧钢厂,只不过特定的年代特殊的叫法。燕京第三轧钢厂位于东直门外二里庄,是旧日“打春牛场”的旧址,成立于一九五三年,隶属于燕京市冶金局,最兴旺时有职工三千多人,是当年燕京市属大型国有企业。
    没穿越之前,叶晨就在企鹅视频上看过这部连续剧,看完之后只有一个印象,在《情满四合院》中,没有一个好人。他将这个四合院里的这些主要人物分别盘点了一下,比如傻柱、秦淮茹、贾张氏、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许大茂等人物,把其中的任何一人拉出来,判断一下。
    傻柱:职工食堂的一个厨子。表面上看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看到秦淮茹家的大儿子棒梗去食堂偷酱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待院里的聋老太太比对待自己的亲妈还好,对待寡妇秦淮茹更是倾其所有。
    可是,因为三大爷的收礼不办事,而把三大爷的自型车前轮给偷走卖掉。还有他明明知道棒梗偷了许大茂家的鸡,却还要刻意隐瞒。其中最大的缘由是秦淮茹要给他介绍自己的表妹当媳妇。这件事你很难说他办得好还是坏。还有,他在愤怒时,蹬倒一大爷的凳子,踢翻三大爷的花盆。其实,一大爷和三大爷根本就没得罪他。这个人是个典型的利己分子,对他有帮助的怎么舔你都不为过,对他没帮助的,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秦淮茹:看似一个无辜的寡妇,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为三个孩子的吃食,不惜舍皮舍脸,而去巴结车间主任或职工食堂厨子。初看,这是一个相当苦命的人设了。但是,她却暗暗破坏了傻柱的好几次相亲。特别是在傻柱和冉老师相亲那事儿上,秦淮茹没少使坏。最后,她以爱的名义,携着自己那三个孩子像蚂蟥一样死死地吸附在傻柱身上。最终傻柱的家产和钱财都被他们娘儿几个给死死地攥在手里。最后导致傻柱连个零花钱都没有。
    一大爷:表面上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在傻柱和秦淮茹闹别扭时,他没少出手帮忙调解,可是,谁成想他最终的目的,却是担心傻柱一旦离去,自己会被秦淮茹的婆婆和孩子们给赶出家门。谁会想到他那么一个正当行为的背后却隐藏着这么一个自私的动机,这个动机就是道德绑架,因为他这辈子无儿无女,所以他将目标锁定在了傻柱和秦淮茹的身上。
    二大爷:这个人物就更不用多说了。在剧中一露脸就是一个官迷形象。在大院里他在不断地维护着自己大院守护者二把手的形象,同时在厂里还不断地巴结李副主任。最后,终于如愿地当上厂保安处处长。接着便开始在大院里整治那些看着不顺眼的人。更在抄娄晓娥家的时候,把抄来的金条据为己有。
    三大爷:天生一个能算计的主儿,要不是因为能算计就不会在后来反被儿女们算计了。收了傻柱的礼却不给人家办事。在过年给大家写对联的同时还忘不了向大家索要润笔(花生瓜子)。正所谓算人者人亦算之,他能有最后那样的结局纯粹是他咎由自取,完全怨不得旁人。
    许大茂:一出场就不是个好人,这是剧中唯一脸谱化的人物。但这是一个特别会伪装的人,不然,那个嘴馋X浪的秦京茹也就不会被他哄骗上钩了。这个人坏也坏在了明处,所有人几乎都知道这个人不是个好人,然而为了自己的利益,有时却又不得不和他打交道,但是论坏的道行,许大茂照前几位差的远了。
    棒梗:上梁不正下梁歪,秦淮茹的儿子棒梗同样不是好东西,在不要脸的程度上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方面,他反对老娘再嫁,另一方面,他一点也不反对全家人愉快地花那个野男人的钱。见过不要脸的,但全家人都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少见。
    秦淮茹带着三个娃,还有一个拖油瓶性质的婆婆,生存都成了问题,忠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恶女人这么嚣张,完全是傻柱长年累月纵容的结果,对恶的纵容,也就意味着是恶的帮凶。这种恶,充分暴露了人类的劣根性,自私自利掩盖在温情脉脉和家长里短之下,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甚至,还会造成一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错觉。
    叶晨笑了笑,做糖不一定甜,做醋还不会酸吗?不就是使坏吗嘛,既然没一个好人,搅的你们这群家伙鸡犬不宁我还是会的,因为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好人做恶事好歹还有些心理负担,对于你们这些坏水儿的话,那真是想怎么玩都行。
    就在这时,刚才带叶晨来医院的那个女人带着医生再次出现在了病房,只听她对医生开口说道:
    “医生,他刚醒,你看看他还有些什么问题?”
    叶晨这时已经认出了面前的这个热心肠的女人是谁,如果非要在那个藏污纳垢的四合院里找一个好人,这个女人能算得上是唯一的一个,她不是别人,正是许大茂的发妻,娄小娥。这时就听医生开口说道:
    “放心,他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暂时性贫血,我刚给他打了瓶葡萄糖,回去吃点好的,补充下营养就没事了。”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你医生。”娄小娥恍然大悟的回道。
    娄小娥把医生送出了病房之后,回到了叶晨身边,开口说道:
    “叶晨,你这臭小子,自己一个人开伙,肯定是每天都在瞎糊弄,结果把自己给糊弄到医院来了,虽然老叶过世了,你身边没什么亲人,但是也要把自己给照顾好啊,今天这是我就在身边,我要不在的话,看谁管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