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第十九章 自作多情 (跪求推荐票、月票)


    李学武哪会小气,不在意地回道:“拿去,一根猪尾巴也值当你说,一会多炖点儿肉,你跟这儿喝,我爹那有好酒”。
    傻柱咧嘴笑出一嘴的大板牙:“嘿!那感情好诶!我就知道李叔可是有好酒”
    李顺呵呵笑着应了,今天高兴,就不在意二小子为自己做主了。
    听见李家留傻柱喝酒吃肉,外面“轰”地议论声高了一节。
    这李家可真敞亮!
    这群人没想到为什么李家留傻柱喝酒吃肉。
    仅仅看李家抱柴火时大院众人围观看着也没一个伸手帮忙这一点,还特么想吃肉?
    傻柱用侵刀沿着猪脖子饶了一圈,让李家几人把住猪身子,自己抱着猪头往下一拝,就把猪头解下来了。
    这真得用巧劲儿呢。
    傻柱指着凝固的血管说道:“学武,你这猎猪的方法太独特,我没法放血了,差不多都凝固了,只能慢慢控着血解肉了”
    猪头的低下有个大盆,这会儿正接着血,不过没有多少。
    李学武笑着回道:“没办法,我要是不狠一点儿,我可整不过他,野猪过了100斤可就是个小汽车了”。
    傻柱点了点头:“那倒是,一般人真没这个能跟凭着扎枪猎猪”
    傻柱说着话已经把猪开了膛,等李学武几人用力把猪的两半往两边掰才看见枪头都怼到前腹腔了。
    外面围观的众人见傻柱不断地从腹腔内提溜出一堆内脏,一个个都拼命咽着口水。
    因为看见肉了。
    等傻柱从腹腔慢慢提溜出一个扎枪头,慢慢往外抽时,众人齐齐吸了一口凉气。
    这李老二真特么牛,拿着这么根扎枪就敢弄野猪。
    现在红缨枪真的是红缨枪了,不只是缨是红色的,枪也是红色的。
    傻柱把扎枪从腹腔往外掏就是因为怕从后门拽出去划破肠子,那就糟糕了,肠子里面的东西可不好收拾。
    好在当时扎进去时只刺破了后门,肠子滑,遇到枪头都躲过去了。
    傻柱一点一点把内脏掏出来,最后掏出肠子时,直接扔进一个大洗衣盆里。
    大姥端着就出了门,放到柴棚边上,李学武用水桶舀了一桶热水送到大姥旁边,让李学才伺候着洗肠子,那个味道李学武有点受不了。
    刚一进屋就听见李学才的干呕声,李学武不地道地笑了起来。
    傻柱抬头看看外面也“嘿嘿”地跟着笑。
    傻柱冲着外面喊道:“学才,跟着你大姥好好洗啊!那玩意儿洗干净了炒着吃可香了!”
    听见傻柱说这玩意儿吃着香,李学才干呕的更厉害了。
    奶奶笑着拿着鸡毛毯子杆轻轻打了李学武两下。
    刘茵也跟着笑但是没管他,这会儿正带着赵雅芳摘猪的心肝脾肺肾呢,得分开收拾出来,内脏冻了不好吃,得尽快卤制出来,好在家里就中药多,卤料是不缺的。
    李学武一直跟着傻柱学杀猪,因为空间里还有一头呢,等这头收拾完还得收拾那一头呢,那个得悄悄地来了,不然太遭恨。
    等傻柱把猪肉分成了小块,刘茵娘俩儿也把内脏摘好了,大姥也把肠子洗好用盐搓了,奶奶带着李学文、李雪也把猪头上的毛摘干净了,只有李顺在打下手,帮这边,帮哪边,也没人指使李学武。
    李学武把窗户下面扣着的二大缸翻了过来,用刷子刷了两边,准备装肉用。
    见傻柱招呼抬肉,忙进了屋。
    李学武和傻柱抬着长案板来到室外,准备用零下25度的气温把肉冻实。
    李学武两个一出来整个围观人群又轰动了,这是真见到肉了,众人你推我搡的想围着看。
    傻柱喊道:“都围着看什么啊?哈喇子都滴在上面了,大冬天在这围着不冷啊,别围着了,少一块都怨你们!”
    傻柱喊的话里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众人听着都不太对。
    三大爷站在廊下冷着脸喊道:“解成、解放、解旷回来睡觉了,明天不上班上学啊?”
    二大爷这会儿想的是猪杀好了是时候来凑一口肉吃了,听见傻柱的喊声也觉得不对味了。
    二大爷站在三门的月亮门喊道:“刘光天,刘光福两个兔崽子跑哪去了?找打是不是?赶紧滚回来!”
    三大爷站在门口见三个儿子排着队往屋里走,挨个拍了一巴掌。
    “没见过猪肉啊!人家请你了吗,你就给人家站岗去?”
    二大爷也是挨个儿儿子给了一脚,道:“尽给我丢人现眼,没出息的玩意儿,让人家骂好受啊?滚回去!”
    往回走的阎解旷嘀咕着:“猪肉见过,但是没吃过”
    气的三大爷又拍了他一巴掌。
    三大爷站了一会看李学武跟傻柱进了屋也没让让自己,“哼”了一声挑着门帘子进屋了。
    三大妈这会儿见三大爷回屋,问道:“没去吃肉啊?衣服穿好了怎么回来了?”
    三大妈见三大爷气囊囊地不说话,把衣服一脱就坐到桌子旁。
    “把晚上的剩菜和窝窝头热一热”
    合着刚才三大爷晚饭都没吃,一直在客厅窗户那趴着,盯着李家,就等着李家杀完猪凑热闹去呢。
    三大爷和二大爷想的一样,杀的时候去凑热闹显得跌份,等杀完了去转转,就是去消食儿遛弯儿看热闹。
    这院里就三个大爷,溜达到你门前了,合计着李家怎么也不好意思让他们站在外面看,指定会让进屋。
    这一进了屋,抽上烟,喝上水,等杀猪的肉炖上,摆桌时怎么也不能让他们走。
    嘿!他们顺势就白吃一顿猪肉,还不用承情。
    这俩大爷想的精明着呢。
    哪想到傻柱“嗷呶”一嗓子,把两个大爷都给憋回去了。
    三大爷站在门廊等了半天。
    二大爷站在月亮门等了半天。
    一直不见李家来人出来请。
    好么,自作多情了,傻柱就做主了。
    二大爷回家把衣服甩在凳子上抽出火筷子就往刘光天、刘光福身上招呼。
    边打边骂:“你们两个畜生!今天给我丢大脸了!谁让你们去看的?人家请你们了吗?看丢了肉你们赔偿得起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