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第十四章 爸爸去哪了 (新人新书啥票都想要)


    李学武答应一声感谢,牵着马就往山坡上走。
    上山的路不好骑马,走了十多分钟上了山,进了林子,林业的伐木道还是能骑马的。
    上了马骑了有十多分钟就进了山坳。
    说是山坳,但是像个大峡谷,里面深着呢,谁知道里面有什么。
    李学武在杂木丛转了转,野鸡的脚印有,兔子的也有,野猪的太乱看不清。
    只要有就行,不怕找不到。
    李学武沿着山坳往上爬,马就牵着走,扎枪已经提在手里了。
    路上也遇见了几只野兔子,但是远远的就跑没影了。
    进了山坳里的密林,地上的雪明显见少,也有一些黄色和绿色相间的野草和松树籽。
    这是野猪的觅食地呢。
    在脸上被树枝挂了几个小口子后终于见到今天的主角了。
    哈喽!猪先生,猪太太。
    两头大猪带着六头半大小猪在林子里刨地拱食呢。
    李学武离得老远就站住了,这玩意儿聪明着呢,可不是动画片里的憨态可掬的形象,又聪明又狠,还抗打。
    李学武把马拴在了树上,提着红缨扎枪就挨着树慢慢往目标靠近。
    大猪是母猪,有五百来斤,跟个小坦克似的,次一点的是公猪,三百来斤,小猪都是三四十斤的样子。
    李学武是想一网打尽的,可手里没有网,只有一杆扎枪,只能选择一个目标了。
    待靠近公猪不到三十米远的时候就慢慢趴下了,一点一点往前蹭,冰天雪地的,滋味儿实在不好受。
    挪了有半个小时,终于离着公猪不到十米远,也到了一颗歪脖树边上了。
    李学武反手拿了扎枪猛地跳起来扎了一个弓子步,手里的扎枪当标枪猛地扔出去,一下子就扎在公猪的后门处,这一枪可扎的实诚枪头带枪杆都没(mo)进去小半。
    李学武扔出去没管中没中就往前跑,等惨叫声传出来,李学武已经跑到猪跟前儿了,一把攥住枪柄,双脚蹬地猛地往前一扎,又扎进去半截,整个扎枪算上枪头有两米多一点,现在露在外面的只剩一米左右。
    这一技补刀直让公猪的惨叫声又提高了两个八度。
    李学武也不管手里的红缨枪真的变成了“红”樱枪,撒开手就往回跑,蹬着歪脖树就上去了,母猪的獠牙擦着李学武的屁股也过去了。
    “他大爷的!我刚给你老公小刀剌屁股——开个眼,你就冲着我屁股来,真是老母猪带胸罩——不止有一套”
    在树上惊魂未定却又有劫后余生的快感。
    看着公猪扭头打转地跳着脚地骂街,李学武也不管它,几头小野猪听见公猪的惨叫声早跑没影了。
    李学武见母猪杀回来瞄着树底下撞树,把树撞得一颤一颤的。
    “没完了是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多大仇多大怨!”
    这树长得不高,但是粗,歪着脖子,所以下盘结实,一时半会儿折不了。
    李学武从空间取出板斧,这板斧是好钢材打造的,一头沉,做锤子用,一头开刃做劈砍用。
    李学武拎着斧子把,慢慢挪到树杈,一只手固定身形,另一只手把斧子提了起来,斧子刃朝下,等到母猪撞在树上的一顿的瞬间猛地劈在耳朵下面的眼睛处。
    “呃!!!”
    又是一声惨叫,这次听见的叫声跟那头公猪相比有点密云口音,应该是个远嫁而来的外地媳妇儿。
    趁着母猪转着圈儿,跳着脚儿地拱地骂街,李学武跳下树,提着斧子,锤头朝下,照着猪头就砸了下去。
    因为太激动第一下没砸结实,差点斧子脱了手。
    赶紧再次抡起斧子锤了下去。
    “80!”
    “大哥,墙砸好了!”
    “不是,猪砸倒了!”
    猪晕倒了,四条腿打晃,站立不住,侧着倒在地上,眼睛里直冒血。
    趁你病,要你肉!
    李学武抡起斧头又是三剂“80!80!80!”
    “大哥,水管子..血管子砸漏了”
    母猪终于不再倒腾腿了,嘴丫子里往出冒血。
    李学武后背都湿了,太特么刺激了!
    本来就想着300多斤够牛掰的了,哪成想杀一送一啊!
    李学武手抹了母猪一下,把肉山收进空间,抬头去看公猪。
    凸(艹皿艹),大哥呢?嫂子都交代了,你特么跑哪去了?
    说好的彼此共白头呢?遇事你先走啊!
    刚才对付母猪太投入,公猪什么时候跑的都不知道。
    (对付这个词正经的解释是:猎杀)
    李学武跑回去牵了马回到案件发生地,萨摩了一圈,看见雪地上点点红色小梅花,“嘿嘿”地笑了。
    大哥的大姨夫来了啊!
    牵着马沿着“梅花”标记往树丛里追,手上的斧子也没收进空间,这林子里不可能就住这一家,万一有访客呢,太突然可不好。
    李学武牵着马淌着雪,追着脚印和血迹直追了二里地才在土坑边上找到“走失”的“大哥”。
    李学武没有贸贸然近前,站在马上看了一圈,下了马用石头甩了一下,“大哥”确实不动弹了。
    这才掏出热水壶喝了一口热水,这一战太刺激,出了急汗,得补补水,嗓子都冒烟了。
    等了一会儿又甩了一块石头,见“大哥”确实不动弹了,其他走失的“孩子们”也不见来找爸爸。
    李学武站起身子冲着四周喊道:“佩奇,乔治,回来看看恁爹”
    半天也没有回话。
    显然,这些孩子们没看过“爸爸去哪了”
    李学武小心地走到公猪边上摸着猪腿把公猪收进了空间。
    终于落听了!(laoting,听牌的意思,表示成了!)。
    李学武牵着马往回走,边走边选干枯的树劈砍,或是用锯锯断了收进空间。
    走走停停,专门选择粗的,结实的伐木,眼看着中午都过了,空间里的树也够一车了,就往外走。
    来到山脚下,也不进村儿,骑着马就往来时的方向赶路。
    快马加鞭赶到郊区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李学武还是找了偏僻小路走了一阵,见四周没人放出了马车,拆了马的鞍具,套上车,将马拴在树上,拿出早上准备好的料带子,喂了马,让马歇着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