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第十二章 若只如初见


    李学武说道:“垄断,把田垄从中间断开,我们就是中间的环节,我们去客户手里拿订单,再去周围这些人手里收,我们就赚这里的差价,同时还能卖我们自己的东西”
    闻三儿惊喜道:“嘿,这感情好,但是客户多了怎么办?咱们忙不过来啊!”
    李学武嘲笑地看着他道:“你想上天啊?能笼络住50家常下单的就够咱们吃的了,我到时候会给你们找个面儿上的营生打掩护,这个以后再说”
    老彪子和沈国栋听不懂闻三儿和李学武的对话,但是感觉很厉害,一知半解地点着头。
    李学武站起身说道:“行了,今天晚了,这几天安顿好了我再过来,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站起身往出走,老彪子和闻三儿送到巷子口,这才回去。
    李学武跟沈国栋深一脚浅一脚地各自回了家。
    一路溜达着,感受着独属于这个年代的环境和气息。
    进到自家巷子里看见家家都是炊烟渺渺。
    其实这里生活还是很方便的,出门右手边就是供销社,拐弯直走就是大街,四周都是轧钢厂工人住户居多,因为这一片很乱,大车店都有好几家。
    李学武不在观望,进了院门往里走。
    一道人影好巧不巧的,一头撞到他身上。
    “哎呦喂!”
    随着一声娇呵,李学武半点没受影响,那人却向后仰去。
    李学武“哎”了一声,手疾眼快搂住那人的腰,这女人总算没摔倒。
    李学武松一口气,定睛一看,竟是三大爷家的大儿媳妇儿于丽。
    这新婚少妇长得相当漂亮,瓜子脸,大眼睛,标准的媳妇儿脸,颜值虽然打不过秦寡妇那狐媚子,身材却毫不逊色,刚刚一撞,隔着棉衣,都能感觉到惊人的规模和弹性。
    于丽撞得生疼,直起腰忙用手揉了揉,脸上带着泪,却不是刚被撞的,而是明显早前哭过。
    发现李学武看她,不禁脸颊一红,尴尬的抹了下眼泪,顾不得胸前的探照灯一阵阵疼痛,也不说话,闷头就走。
    李学武看她样子,不用想也知道跟闫家老大闫解成吵架了。
    老话说,贫贱夫妻百事衰。
    三大爷外号闫老扣儿,那是一分钱掰开两半花的主。
    于丽嫁到闫家,自己没有工作,老爷们儿闫解成是临时工,四处打零工,一个月挣得最多才十几块钱,还不保准,除了一半上缴家里,还得另交伙食费,骑自行车,用手电筒,也得交钱,这样日子能过得舒心才怪。
    两口子住在三门的门厅辅房改成的小屋里,能放下双人床都够呛,平时还得跟着婆婆伺候一大家子。
    李学武没多想,据电视剧里说,这于丽做鸡很好吃,这个得记住了。
    进了二门,就听见三大爷家鸡飞狗跳的吵闹声,不一会儿,闫解成披着衣服往外走,看样子是去追于丽。
    闫解成走到李学武跟前儿见李学武板着脸看他,低下头不吭声就钻了出去。
    许是想起挨过的打了。
    李学武站在门廊下看着这小子栽栽歪歪的背影,实在不像个样子。
    这院里还真热闹。
    不提院里鸡飞狗跳的,李学武回到家,把两铺炕都烧了,打开被垛子开始铺被,下午还是没睡够,晚上接着睡。
    火炕热起来,李学武把脚伸到被窝儿里,热乎乎的,十分舒坦。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李学武早早就起来了,跟着大姥收拾马圈,喂马,饮马,抱柴火,李顺看着他也不再用鼻孔出气了,只是不搭理他。
    无所谓了,继承了人家的身体就得继承人家的债。
    这个家爱怎么看自己就怎么看吧。
    这个父亲碍于传统希望长子养老,又对能继承衣钵的老三更加喜爱,极度厌烦惹事的老二。
    李学武心里估计可能是小时候被老儿子、大孙子这种观念影响的。
    大哥是大孙子,三弟是老儿子,母亲还有李雪这个小棉袄,所以李学武小时候受到的关爱就少,可能就通过惹是生非来吸引目光,没想到一条道走到黑了。
    虽然回来以后奶奶也关心自己,但是话语里多是大孙子这,大孙子那的。
    老三围着李顺学医,李雪围着母亲刘茵转,李学武刚回来受到的关注自然多,但是日子久了还是原来那个样儿。
    老大憨,就知道读书,大嫂心眼多,想单出去过。
    老三机灵,就想学手艺,好在学校拔尖儿,未来更多机会。
    老四巧,贯会看颜色,把大嫂和母亲哄得开心,老爹李顺也是心疼这个小棉袄的。
    李学武想了很多,也看的开,能维持家庭和和睦睦就算及格了,不敢奢求更多,少了渴望,也就少了失望。
    李学武哼着歌提着铁桶往中院去打水,闲着也是闲着,先把水缸打满。
    李学武正打开院里的水龙头接水。
    一抬头,正遇见月亮门走出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瘦高个,正是轧钢厂的电影放映员许大茂。
    “呦,大茂哥,大礼拜天的,这么早啊。”李学武笑呵呵打招呼。
    许大茂愣了愣。
    以前这李学武高着呢,可不跟他说话,最多见面点点头,一打回来第一次见面儿这么客气,这是怎么了?
    不过,许大茂是场面人,就冲李学武跟他叫一声大茂哥,他也不能跟人甩脸子,也不敢甩脸子。
    应了一声之后,一边蹲在旁边刷牙,一边儿问道:“昨个儿就听说你回来了,还安排进了轧钢厂保卫科,什么时候上厂里上班啊?”
    李学武等接满了水,关了水龙头,给许大茂让位置:“得明天,厂里让周一去报道。”
    许大茂眼色一变,暗道这小子进保卫处是真的了,不禁看向李学武,暗暗惊诧。
    按道理他们住一个院儿十来年,互相知根知底儿,从没听说老李家有什么跟脚儿。
    不过许大茂有些城府,也没一个劲儿刨根问底,刷完牙洗完脸就看着李学武回了前院。
    撂下脸盆牙缸,许大茂心里还在寻思,刚才李学武话里透露的信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