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第八章 一大爷


    李学武见妹妹看自己的吃相惊讶,对着李雪做了个鬼脸。
    李雪看见二哥的戏弄,嘴角含笑地低下头继续算着题。
    刘茵刚拾起手里的鞋帮子,就见李学武吃的飞快,忙又去倒了杯水。
    “吃那么快干什么,小心噎到了”。
    “妈,习惯了,以前吃饭是有时间限制的,习惯了,改不过来了”
    “吃饭细嚼慢咽,小心胃病,回家了,慢慢改过来,再说,这样吃相也不好,等哪天去老丈人家去,还不把人家吓到。”
    听到刘茵的调侃,李学武没什么,李雪忍不住“嗤”地笑了出来。
    赵雅芳也是忍不住地笑了。
    李学武听刘茵说着话,三个窝窝头一碗粥已经吃完了,端着碗起身就去水盆边刷了碗,等擦好了手,看见大姥起身往外走,忙问道:“大姥这是干嘛去?”
    大姥紧了紧身上的棉袄道:“喂马去”
    李学武回屋穿上军大衣也跟了出去。
    李学武家与二门的隔墙之间搭着一个棚子,一匹高大的青色马不住地点头晃着绳索。
    李家还有一辆马车停在了倒座房墙外,车棚子用毡布扇着。
    姥爷指着墙边的草垛,让李学武用铡刀扎了一筐,又从一块豆饼坯上砍下一块用热水泡开了拌在草里,大姥还撒了点粗盐。
    等李学武将一筐草料倒进食槽子里,这大马才低下头吃了起来。
    大姥见李学武看着喜欢,就交代让他看着马吃完,把食槽子撤出来,再饮两桶水。
    大姥转身就回屋去了。
    李学武摸着大青马的头顶,这马还不耐烦地甩开李学武,李学武也不在意,继续骚扰它,直到这马不再甩开他的手。
    李学武的前身是会骑马的,也放过马,小时候去大姥家过暑假和寒假,帮着放马。
    也喜欢这马,看着骨架子大,身材高大,一看就是好马,可惜这个时代,只能做挽马用。
    李学武正逗着马,一个穿着蓝布棉袄的胖子,背着个手,往院子里走,一步一晃,一副牛气哄哄的做派。
    “二大爷,下班了您。”
    打个照面,李学武习惯性的招呼一声,脑中也随之涌出一大团新的记忆,令他皱了皱眉。
    二大爷对着李学武点了下头,黑灯瞎火的,估计没认出是谁跟他打招呼,脚步却也没停,穿过一道月亮门,往四合院的后院去了。
    这个四合院中院面积最大,住户也最多,明显更热闹。
    烧水的,做饭的,大人叫,孩子闹,一片乱哄哄的。
    而李学武家的前院就住着他们家和三大爷家,闫解成两口子住在三门的门厅辅房里,另一边的辅房住着两户人家,门冲着门厅里一家,冲着中院院一家,可能是为了取水方便吧。
    李学武拎着白铁桶往中院走,准备打水饮马,正皱眉消化新的,关于院里街坊邻居的记忆,忽然看见一道俏丽的身影。
    穿着一件蓝布碎花小袄,袖口被高高的挽起,露出两条白藕似的小臂“唰唰”的搓洗着衣服。
    “我艹,这不秦寡妇吗?”
    看着冬天里卖着力气搓洗衣服的秦淮茹,颜值确实抗打,身材也有料,怪不得傻柱后期主动献血。
    恰在这时,似乎察觉到李学武的视线,秦淮茹抬头看过来。
    不得不承认,抛开人品不说,这俏寡妇是真漂亮!
    不施粉黛就完爆后世那些网红,身材也相当有料,尤其那双桃花眼。
    面前的大盆里,因为兑了热水,升腾起一片白气,在雾气中隐约顾盼,竟是说不尽的风情万种。
    “你是学武吧?可比前几年壮实多了”
    靠,俏寡妇夸我壮实是什么意思?
    秦淮茹面带笑容,停下手中的活计,热心道:“晚上下班回来,庭院里说你分到轧钢厂里了,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秦姐说,可别客气”。
    “谢您秦姐。”
    李学武嘴角抽了抽,敷衍着忙紧走两步赶到水龙头边上开闸放水,是开水闸放自来水。
    (不解释不行,现在读者的思维很发散)
    初来乍到,他可不想立刻跟秦寡妇这种高段位绿茶对线,等着!等我一段时间的,等我修炼有成的,再来降妖除魔。
    李学武不敢招惹秦淮茹,秦淮茹可没放过李学武。
    “是分到厂保卫处了吧,工作多好啊,轻松不累,定的什么岗啊?”
    好家伙!这是要查岗啊!是不是还要查工资啊?自己被设定成傻柱2号了?
    李学武见水满了,忙拧上了闸门,拎着水桶就往回走,嘴里回道“还不知道呢”
    “这小子,你忙什么。”
    看着李学武背影,秦淮茹嗔了一眼,又是眼珠一转,不知想到什么,抿嘴嫣然一笑。
    李学武拎着水桶就进了屋,掀起锅盖就倒了进去,灶坑里还有余火,正好把水温了,一会儿再淘出去饮马。
    李学武站在窗子边儿看着院里的灯火,斑驳的红门,破败的门楣,还有院儿里喧闹的人声。
    李学武忽然一笑。
    傻柱,许大茂,前中后院的三位大爷,还有那个混不吝的贾张氏。
    在这个没手机,没网络的年代,时不时鸡飞狗跳的院子,以后的生活肯定会相当精彩。
    摸着水温差不多了,拿起瓢把温水舀进桶里,拎着桶,掀开门帘就出了屋子。
    等李学武把桶放在马嘴边,刚直起身子,就见一大爷背着手往门外走。
    李学武扭着头打了声招呼。
    “出去啊一大爷”
    易忠海早看见这个李家的二小子了,前几年因为他可跟派所打过几回交道,现在看着模样变了,气质也变了。
    “哎,学武回来了,有空去家里坐坐啊,你一大妈让我倒垃圾”
    李学武看水桶空了,弯腰拎起水桶往屋走,嘴里答应着。
    “好嘞,有空去您那”
    也不看易忠海就进了屋。
    一大爷刚跟李学武说几句话,想打听一些情况,这时却从院里闯出一个提着酱油瓶子的半大小子,正是三大爷家的老三闫解旷。
    “呦,一大爷,出去啊您,小心留神,别摔到啊。”
    闫解旷喊了一声,就一溜烟跑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