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第七章 大院生活 (恳请各位赏票)


    李学武看着眼前的“瓷娃娃”。
    心里想着,嘴里回道:“嫂子好”
    “哎,你进去吧,我出门了”
    “那回见了您”
    说完看了一眼娄晓娥扭动的背影,蹦蹦跳跳,像个小孩子。
    李学武进了大门,看了一眼屏门和倒座房,这四间倒座房都黑着,窗户还是窗户纸糊的,破破慥慥。
    倒座房不向阳,所以没人愿意要,也住不得人、长时间了会得病。
    李学武饶进屏门看了看,房子基础还好,这大院原是个大户人家,最少四进,以为后院不是后座房机构,一看就是改过。
    这家儿倒座房修的老高,像是仓库一样,当然,现在也是仓库的作用,谁家的破烂儿都往这里面堆。
    李学武看了看也没在意,就往回走,进了二门,与东厢房门口看着自己的妇女打了声招呼。
    “三大妈洗菜呢”
    三大妈听得一愣。
    “哎,你是学武吧,听你妈说你回来了,长高了,真出息了啊”
    李学武也没当真,便往屋里走边回道:“您客气了三大妈,天冷我回屋了啊”
    三大妈看着这个大小伙子嘀咕了几句就回了屋,看见大儿媳妇在纳鞋底,嘴上扯着闲话。
    “对门的二小子回来了,当年可浑的一个人,你见着躲着点儿,别往边儿上凑合”
    于丽穿着大花棉袄,俏生生的小脸儿笑着回道:“再浑还能比傻柱浑啊?”
    三大妈边切菜边道:“傻柱那是傻,这李家二小子可是浑,上学时就不学好,带着一群半大小子打群架,惹事生非,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哪个不知道这一号混小子,以前长得还算好看,四处撩拨,最后惹着茬子了,让他爹打了一顿大棒子撵去南方入伍了,没想到才两三年,又回来了。”
    于丽听着婆婆这话是说给自己听得,心里膈应,嘴上应付着。
    “好看能有多好看,好看还能当饭吃啊。”
    三大妈也不停下手里的菜刀,“DuangDuangDuang”低着头切着菜。
    “你不知道,以前俊着呢,总领着小姑娘回家玩儿,后来越来越皮,家里管不了,自己跑出去撒野,一天天不回来,你说好看能不能当饭吃。”
    于丽嗤笑了一声,道:“那不成小白脸儿了嘛”。
    三大妈听到儿媳妇儿逗趣儿的话也跟着笑。
    “当小白脸倒好了,像是后院许大茂,找一个资本家的女儿,日子还不富得流油啊,可惜这混小子心思野,手里狠,以前解成和后院你二大爷家刘光天这群小子最怕他,你爸找上李家好几回”
    于丽听见婆婆提到丈夫,又嗤笑了一声,就闫解成那个性子,软的跟面条似的,怕外人很正常,但不能当着婆婆的面说出来。
    “大熔炉改造了两三年,回来还那个样?”
    三大妈已经把切好的菜下了锅,边干活便磨牙嚼舌。
    “刚看见回来,谁知道呢,不过脸倒是花了,右脸上有很大一块儿疤瘌,看着有点儿吓人,刚才跟我打招呼,那一笑脸上就跟有个蜈蚣在爬一样。”
    三大妈说这些话就是为了给儿媳妇儿打预防针。
    “反正不是好人,离他远点儿。”
    于丽接口道:“知道了妈”。
    不提三大爷家婆媳两个吃中午饭前的阐述事实也好还是言过其实也罢,反正李学武听不见。
    李学武回到家,母亲刘茵已经做好了中午饭,冻豆腐炖白菜,中午只有刘茵、大姥和奶奶在家,只做了一小盆,正好够四口人吃。
    刘茵给儿子打了一盆凉水兑了暖瓶里的热水,嘴上问道:“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李学武边洗手洗脸边答道:“定了,去东直门外的红星轧钢厂,保卫科干事”。
    刘茵听到儿子工作有着落,内心放下一块石头,忙招呼两位老人吃饭。
    只要有工作,媳妇儿就不难找。
    饭桌上刘茵看着眼前的儿子,很是高兴。
    “院里一大爷、二大爷、何雨柱、许大茂、二大爷家的刘光天都是红星轧钢厂的,以后好好相处,互相照顾”。
    李学武见母亲提了所有人,偏偏没有提秦淮茹,这是怕自己和那个小寡妇“好好相处”和“互相照顾”啊!。
    李学武脸上不显,内心想着这是一个满级狐狸精外表的吸血鬼啊,模样诱人,没点儿道行降不住。
    不管母亲意思如何,李学武嘴上答应着:“知道了”。
    见母亲不再说话,便问道:“咱们外院的四间倒座房归谁了?”
    刘茵抬起头道:“问这个干嘛?没归谁,谁要啊,住不了人,咱家这么多人都不去那儿住,就是因为照不着阳光,会生病的”。
    李学武听到那四间房子没有主儿便放了心,不朝阳没关系,可以让它朝阳嘛,心知这事儿急不得,暂时先放下,等看厂里有没有安排再说。
    吃了午饭看着日头足,坐了几天的火车,早晨起来的早,现在开始犯困,也没打开被子就盖着军大衣,头朝下枕着被子打起了呼噜来。
    李老太太见孙子睡着了,怕炕凉,抱了一捆柴火,耨到灶坑门子里,不一会儿炕上就热乎了,李学武的呼噜声更是响亮,不停。
    这一觉儿就睡到太阳落山。
    冬天,天黑得早,这才不到六点,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地上的雪反光,微微也能有亮儿。
    李学武起来见家人都忙各的。
    李学文在北屋看书,李学才跟着李顺在炮制药材,奶奶在边上帮忙,刘茵在做鞋,大姥在屋里推着刨子,修理一根木材,大嫂在屋子中间的八仙桌上给李雪补课。
    刘茵见李学武起身了,忙撂下手里的活计,走到灶台边拿起锅盖端出一碗粥,三个窝窝头,又从碗架子里端出一碟咸菜。
    “睡醒了洗把脸,赶紧趁热吃,刚才见你睡得香就没叫你,这会儿都热着呢,赶紧起来吧”。
    李学武揉了揉脸,撩起军大衣走到洗脸盆那秃噜秃噜地洗了把脸,就坐到八仙桌旁开始吃饭。
    李雪见二哥窝窝头就着米粥,吃着咸菜,三口一个窝窝头,吃的飞快,不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赵雅芳用手里的铅笔敲了一下小姑子的手背。
    “看什么呢,赶紧算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