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通关了,你才拉我进怪谈

第11章:全员混乱,难逃一死


    夏国会议室内,专家们一夜未眠,连觉也不敢睡。
    坐在首席的西装领导朝着台下问了句:“说说各位的分析,我们的选手还能存活多久?”
    尽管他们看见了江哲的无懈可击,但也没有相信江哲能真的活到通关。
    一个眼镜女性专家举手回答:“领导,我分析的是——接下来攻略未出场的小女孩后,整个混乱法庭将会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对立与死亡。”
    另一个男性胖专家举手说:“我也是这个答案,江哲说他黑暗中的实力全场排第三,尽管有犯人家属的帮助,它们整体上也无法攻略法官这一关,如果要攻略,江哲需要囚犯的协助。”
    这个会议经过几十分钟的漫长探讨,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江哲会挑战失败,但他或许是能撑到最后的唯一幸存者!
    因为法官的实力=囚犯的实力——属于第一梯队。
    第二梯队属于江哲。
    第三梯队:法医、警察、企业家属、犯人家属。
    第四梯队:小女孩。
    因为囚犯被法官镇压在囚禁室里。
    到最后的大混战一定少了t0主力:囚犯。
    如想破局,只能从囚犯身上下功夫!
    但若在第七天之前试图进入囚犯室,将会像先前小国选手答应了法医用手术刀欲沾鲜血一样——刚踏入囚犯室,还没看到囚犯的脸,便被规则抹杀!
    “看来结果差不多了,大家提前准备疏散人群吧,尽量将诡异入侵的伤亡减到最低!”
    “是!”
    忽然间,有个专家问了个令所有人都无法回答的问题:“为什么江哲会让柯南在第七天杀死他,动机是什么?”
    此话一出,全场茫然。
    是的,无人知晓!
    此时的夏国直播间出现了动静。
    尽管规则法庭外是一片漆黑,但大厅内已彻底的迎来了白天。
    “江哲”看着熟睡中的柯南,露出了不和谐地笑容,随后悄然地将他托抱起来。
    最后
    朝着囚犯室的方向走去!
    见状,所有观众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瞳孔。
    “江哲在干什么?”
    “江哲之前说过他白天记忆会混乱,难道这就是规则生效了?”
    “进囚禁室会发生什么?”
    “会死,会被铺天盖地的黑线切碎身躯,就像别的直播间天选者答应法医杀死囚犯一样的下场!”
    “...”
    专家们刚刚讨论完关于江哲的存活时间。
    可没想到才第二天,受到规则干扰的江哲便踏入了囚禁室。
    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随时可调集全国城市首脑,让有地下室的平民立刻躲进地下室,无地下室的平民立刻逃到周边城市去。
    而那些已死的天选者的专家团们看见江哲受规则影响这一幕。
    他们竟露出了心满意足地笑容。
    【漂亮国专家】:“他终于要死了,到时候就是我们漂亮国领先!”
    【嘚国专家】:“他死了也好,到时候我们可以吸取他的教训,进行下一次复活赛。”
    【...】
    最开心的不过他们。
    因为江哲已经生还得够久了,给全球各国也带来了各种通关的可能。
    只要不是夏国获胜,以漂亮国为首的首脑们就喜闻乐见。
    可是,这一切都不如众人所料。
    就在“江哲”即将抵达囚禁室门口,刚刚推开铁栅栏门时。
    “再见!”
    只见怀抱中的柯南忽然睁开眼,露出了骇人地笑容,一发麻醉针被他射进‘江哲’的脖子。
    感应到麻醉针的药效后,强烈的眩晕感扑面而来。
    ‘江哲’捂着脖子,不可思议地望着柯南,“柯南,你在...做什么,我明明可以杀掉犯人!”
    柯南斩钉截铁地跳落在地,“你去睡吧,江哲,晚上再行动!”
    随着话落,‘江哲’昏厥在地。
    然后柯南取下腰间由阿里博士制作的伸缩皮带,捆住江哲的双手双脚,将他硬生生地拖回了律师办公室。
    见到这幕,夏国观众们的心安了下来。
    “好险好险!”
    “柯南,干得漂亮!”
    “这个小孩子好聪明啊!”
    “真的太聪明了,身上的救命道具真多!”
    “...”
    此时,夏国专家们也松了口气。
    将先前让人民准备避难的那一通电话暂时挂段,全国等待性实施逃难计划。
    “这个小朋友很棒!”
    “如果江哲能通关,也少不了这个小朋友的协助。”
    “倘若没有召唤天赋,不少人白天就会死吧?”
    如专家们所猜测那般。
    今天早上六点一到,剩余的11个国家天选者全员遭遇了‘混乱’。
    漂亮国直播间内。
    约翰·史密斯浑浑噩噩地从沙发上起身向外走去。
    只见他双目失神,仿佛被人下了降头那般,直直地走向囚禁室方向。
    嘴中不断呢喃着:“女儿别怕,只要杀掉犯人,爸爸就能接你回家了!”
    全美观众们见状,不断恐慌地发弹幕提醒。
    可惜,无论他们如何做,约翰也无法见到。
    就在约翰走在法庭现场过道两侧,准备踩下一级阶梯时。
    陡然间,约翰一个趔趄,从凸起的阶梯上往下滚落。
    正是这一滚,疼醒了混乱的约翰。
    他惊讶地看着法庭庭审现场,空无一人。
    “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不是在办公室睡觉吗?”
    很快,他意识到了,记忆变了。
    仿佛人格分裂那般,他完全没有从办公室走出的记忆。
    “原来如此!”
    约翰沉思片刻,心有余慌地说:“我被规则影响了,看来下次得做点自保措施,尤其是白天。”
    随后,他一瘸一拐地走回了律师办公室。
    见到这幕,全美的观众们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好险啊!”
    “还好混乱的约翰走的是法庭过道,要是像江哲那样走侧边最后肯定会死的!”
    “好羡慕江哲,他有柯南协助,太幸运了!”
    “要不是柯南在,恐怕刚才江哲就被规则杀死了。”
    “越到最后,越感觉觉醒个好天赋不如多一个人来得重要。”
    “...”
    像大棒俩国的天选者。
    终于裁在了这里!
    大棒国天选者直播间。
    律师办公室内,一到早上六点。
    朴梅乾便起身,先是肌肉意识地跳了一百个开合跳,然后转身一路有条不紊地跑下楼梯,直直地朝着囚禁室跑去。
    他一边跑,脸上的笑容灿烂,“终于到第七天了呢,我是第一,我是第一,只要开启这扇门杀掉犯人,我就可以回家了,不知道国家给我准备了个什么宴席呢?”
    当他打开栅栏门的刹那,准备拥抱大棒国的记者们的镜头时。
    眼前一连串的黑色线光扑面而来,当即将其切成了无数肉条。
    朴梅乾微笑面对了死亡!
    “阿西吧,朴梅乾死了!”
    “笑死的!”
    “哼,我们大棒国已经很厉害了,撑到最后几个国家了,比夏国江哲还强,他要不是有柯南还能活到现在?”
    霓虹国直播间。
    森上山下是个海军下士。
    他因为职业原因,经常坐船,船会晃荡,夜里需要固定入眠。
    此刻,只见他躺在被捆住手的沙发上瘆人地傻笑:“第七天了,终于可以杀掉犯人了,只要杀掉犯人,女儿,我就能救你回家,等着爸爸!”
    森上山下口中不断重复这一句,手部被挂绳挣到满是血痕。
    忽然间,森上山下使出了全力。
    “咔擦!”
    右手骨被挣脱碎烂,血淋淋的小臂往下涌出鲜血,可他脸上丝毫感知不到疼痛,左手臂机械性地一拽再拽,最后森上山下笑着死在了血泊之中。
    这一幕看得霓虹观众们头皮发麻。
    知情人士知道,森上山下,根本...就没有女儿!
    对于这个现象,夏国专家组们给出了一个骇人的解释。
    “或许,混乱法庭这个副本,根本就没有想要给天选者活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tmcx.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tmcx.com